宝贝蛋,不能再成“倒霉蛋”
来源: 天津日报  作者: 汪宗禧 高立红  编辑:刘颖  2020-05-14 11:19:54

  天津北方网讯:林子是个好地方,好地方确实出好东西,好东西就该卖好价钱。可是,为什么一场疫情,一片枝叶,就遮了云天,障了耳目?看不见市路,摸不到网路,找不到出路。可敬的蓟州鸭农,难道就只能闷在林子里,抱着“宝贝蛋”自认倒霉?

  5月7日,本报《蓟州鸭农遭遇销售困局》见报当日,中建三局天津公司负责人就打来电话,“鸭农那么难,我们尽份力吧。先买1000公斤鸭蛋,给员工发福利。”鸭农早就急不可耐了,蓟州大自然山河禽类养殖合作社社长高昆鹏当天就把鸭蛋送到该公司。

  接着是天津倚天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出手就买了300箱(每箱2.5公斤),公司每个员工都分到一份“扶贫蛋”。

  中建地产天津公司招呼员工集资,一次购蛋100箱。

  中建五局天津公司在津20多个项目食堂对鸭农敞开,答应今后全部采用蓟州鸭蛋。

  河南某松花蛋制作公司看见本报报道,马上派出采购人员,去蓟州考察洽谈。“我们用量大,可以考虑与蓟州鸭农结成长期购销合作关系。”

  “我们是乡亲,更该守望相助!”蓟州区东赵各庄镇政府派人跑遍本镇超市,为鸭农叫卖。福远大超市老板高景满亲驾货车,头回就拉走200公斤鸭蛋,“我多少钱进,就多少钱卖,一分钱也不加,就想帮他们赶紧卖出去。”姐弟福超市老板白先生也表示,为给鸭农省油钱省人力,他会一直上门拉货,免费帮鸭农代销。

  “这么多年,这么好的鸭蛋,就在我们身边林子里,咋就不知道呢?”白先生说:“早点儿找我们就好了。”

  至于个人,看到报道后,出手为鸭农解困者难以计数。你几公斤,他十几公斤,有的干脆招呼亲邻,出手就要买几十公斤。本报热线,热得烫人,读者热心,热得暖人。可是,汇总报给蓟州大自然山河禽类养殖合作社,鸭农却为难了:这么多散户,每户买得又少,怎么送呀!走快递,走物流,鸭农又为包装投递发愁:从来没这样卖过鸭蛋呀!

  看到蓟州鸭农遭遇销售困局的报道,连锁超市巨头华润万家当即派人与合作社对接,愿免费请鸭农进场,并打出扶贫惠农旗号,为蓟州“宝贝蛋”设专柜。“嫁给”全国最大的连锁超市,蓟州宝贝蛋真的要为鸭农招财进宝了。记者为鸭农庆幸。可是,华润方面乘兴而去,却是扫兴而归:“想不到他们专业养鸭这么多年,还有自己的合作社,可连最基本的资格证,比如养殖、检疫方面的都不全。我们超市对这个有严格标准。不能无名无分就进来呀。”一方只管“迎娶”,另一方却没办“结婚证”,而且还没有马上去办的意思。华润方面只好道一声歉意,收回“聘礼”了。

  中建三局天津公司上报总部,为蓟州鸭农陈情,总部特批全华北20多个项目公司购买蓟州鸭蛋,作为端午节福利发给员工。但项目分散于京津冀鲁各省市,这就更让鸭农犯难了。别看他们侍弄鸭子吃喝玩耍是把好手,可一碰物流、网销、快递这等“新鲜事物”,那就“麻爪”了。

  蓟州区两个精通电子商务的“新农人”,登上合作社“鸭寨”求入伙,誓言要与鸭农绑在一起干大的,注册商标,申办各类入市通行证,设计小包装,推出高端品牌林泉鸭蛋,线上线下全线出击,把蓟州宝贝蛋卖出好价钱。可“寨主”盘算一番,未置可否。是担心分利?是习惯了单打独斗?还是怕出了林子摔跟头?一瓢冷泉,浇灭满脸热切,“新农人”只好退下。

  社长高昆鹏也是两难。“我也想搭上这翅膀那网络什么的,可合作社不是我一个人的。”20多个养鸭户,大多上了年纪。守着一片林子,赶着一群鸭子,他们脚下沉稳,心里踏实。真要带他们到林子外头闯闯,带头人脚下都没根。“可老是在林子里闷着,外面一出变故,我们这宝贝鸭蛋呀,保不准还成‘倒霉蛋’……”

  看样子,蓟州老鸭农,跟当下许多农民一样,正遭遇转型之困。

  “农民老了,农业不能老。我们农村,我们农业,眼下太需要能干敢干,且兼具互联网思维的‘新农人’了。”说这话的,是蓟州区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主管董峰,小伙子似乎品出了这林中鸭蛋的滋味。

  有意帮扶鸭农者,请拨打热线23602777或18622203817。(津云新闻编辑刘颖)

点击天津新闻 触摸天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