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力 再现精彩的胡同生活
来源: 天津网  作者: 张洁  编辑:刘颖  2020-07-07 11:06:00

董力 1958年生于杭州,制片人、导演。代表作《大汉天子》《倾城之恋》《命运交响曲》《棋逢对手》《幸福有配方》等,新剧《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在天津电视台文艺频道播出。

  印象

  《我爱北京天安门》

  胡同里的成长故事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这首《我爱北京天安门》可以说是所有中国人都会唱的旋律。就在最近,由董力执导,娄艺潇、朱梓骁领衔主演的48集电视剧《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在天津广播电视台文艺频道“多彩剧场”播出。该剧讲述了北京女孩李飒飒(娄艺潇饰)因缘巧合结识了北漂男孩常高兴(朱梓骁饰),两人从陌生到熟悉,遭遇了情感、事业上的诸多考验,一路相互扶持、共同成长的故事。近日,董力携娄艺潇、朱梓骁专程来津,并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董力从影数十年,演员、副导演、制片、导演,他的身份不断变换,浙江电视台投拍《走入欧洲》,他以制片人的身份带领演职人员走入欧洲,由此转型成功。他回忆说:“所谓制片人,就是剧组的大管家,不仅要把握拍摄质量,也要安排好全组人员的日常生活。不像现在拍电视剧,一个剧组上百名工作人员各司其职,做好本职工作就可以了。当时在资金使用、人员安全、场地安排、拍摄艺术等各方面我都要想全、想细、想透。《走入欧洲》在七个国家拍摄,因为是在国外取景,难度很大,16集的戏拍了三个月,我们克服了语言、场景等困难,顺利拍完,我在剧组管理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

  他以总导演和制片人的身份陆续参与了多部炙手可热的影视作品,警匪剧《打黑风暴》,谍战剧《螳螂》,古装剧《大汉天子》,年代剧《倾城之恋》,抗战剧《老兵》,都市情感剧《棋逢对手》,还有时尚都市剧《命运交响曲》,甚至网络剧《剩斗士的店》。当然,他说,自己最喜欢的还是《我爱北京天安门》。

  《我爱北京天安门》的主要场景是一条古老的北京胡同,几组胡同人家上演了精彩的故事。剧本历经五年创作,修改五次,董力希望还原生活的本质,让大家看到一个和雷锋一样的北漂,以及一群局气、仗义的北京人,让这些人物在时代中努力前行。董力说:“无论天南海北的人,来到天安门前,都会感受到祖国的伟大和强盛,都会产生敬意。社会无论如何发展,我们爱国的情怀不能变,我们要做善良、勇敢、忠诚的中国人的本色不能变。”

  不希望演员背台词

  而是要把剧本吃透

  记者:中国人从小都会唱《我爱北京天安门》这首儿歌,您如何想到用它做一个电视剧名?

  董力:我的好友宋志鹏是北京电视艺术中心的编剧,他找到我,说写了一部电视剧《我爱北京天安门》,我一听这个剧名就非常喜欢,就有想要拍摄的冲动,也可能因为我们这一代人都是唱着《我爱北京天安门》的儿歌长大的,对北京、对天安门有着特殊的情感。北京是全中国人民最向往的地方,天安门是中国的一个象征。我立马拍板买下影视版权,和编剧一起反复研究,力求故事的真实性、内容的可看性,经过一稿二稿三稿,精心打磨了五年时间后才真正进入拍摄阶段。

  记者:故事在北京的一条胡同里展开,怎么还原当时的人和生活?

  董力:这部戏因为有20年的跨度,对我们来说要还原20年前的北京,是有难度的,现在很多胡同都变成了旅游景点,人和物都已经不一样了。所以我们只能在影视基地和摄影棚内搭景拍摄,营造当年的胡同,营造当年的四合院。剧组有很多北京演员,他们给我的帮助也很大,他们会跟我聊过去老胡同里的人和事,什么是京味儿,什么是胡同感。北京很大,南城、西城、北城和东城,不同的表达可能都不太一样,我们尽量给观众呈现真实的老北京胡同生活。

  记者:在演员选择上您有怎样的考虑?

  董力:选择演员我不会追求腕儿,追求有没有流量,我只看演员是否适合这个角色。娄艺潇和朱梓骁我之前都没合作过,第一次在上海见到娄艺潇时,我就觉得和剧中角色李飒飒实在是太像了,性格爽朗,有正义感。和朱梓骁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北京,他冲我傻傻地一笑,我就马上定下他演常高兴。事实证明,这两位演员都没有让我失望,真的太适合了。饰演长辈们的几位老演员,因为经常合作,很熟悉,他们和哪个角色最契合,我心里都有数。其实,我在选演员上,都不用试戏,通过和他们聊天就能感觉到他们的性格,就能知道他们是否合适。我们的创作氛围特别的好,演员们都很敬业。我拍戏不希望演员背词儿,而是要求演员把剧本吃透,台词要根据人物性格口语化、生活化。这些其实都是演员的基本功。在我们剧组,不会存在演员说台词数数、演员拍戏不敬业的问题,在这点上,我们剧组的老中少每个演员都非常好,对人物的把握都做足了功课。不管在戏内还是戏外,相处得非常融洽、开心。

  杭州人从小学京剧

  所以才敢拍北京戏

  记者:您不是北京人,拍一部老北京的电视剧,会不会有困难?

  董力:我虽然是浙江人,但从小学京剧。那时我们的老师基本上都是北京人。过去戏班的教育方法和生活方式,都是北京人的生活方式,直到现在,仍然有很多人都说我像北方人,可能就是受了当时老师的影响。搞影视快40年了,我在北京和天津有很多朋友,过去北京南城的方言,我没有一句听不懂,所以我敢来拍北京戏。拍摄前我看了很多介绍北京的资料,我想让自己去体会一下北京人的感受,前期也走了很多胡同,接触了很多真正的老北京人。我们极力地再现这几十年北京的特色和变化,把每个年代的细节尽量描画出来,力求让故事里的人物在时代中行走,他们成长,北京也在成长,北京是北京人的,也是全中国的。

  记者:剧中有很多传统文化和传统美食,让人觉得特别用心。

  董力:传统的东西是永恒的。我从小学京剧,所以对京剧有一种情怀。我们为什么会把京剧放到剧中?京剧是国粹,也是北京戏,缺少了京剧,就好像没在北京,缺少了京味儿。其实无论是在后海,还是在胡同里,经常能听到北京人拉着京胡、吊着嗓子,特有北京风格。剧中李飒飒是一个胡同的姑娘,她喜欢京剧,开民宿教老外学京剧,还在酒吧里唱京剧,这就是一种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致敬。秦腔、剪纸、皮影也是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剧中均有所呈现,常高兴从陕西一个煤矿里出来,他回忆中的家乡就是秦腔、秦调。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音乐,这段音乐就是他家乡的曲调,这就是情怀。

  记者:拍《我爱北京天安门》您最想表达的是什么?

  董力:拍《我爱北京天安门》,我特别想给观众传递“正能量”。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目的性太强,我想要树立一个年轻人的榜样,通过常高兴这个角色告诉大家,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好的人,为了别人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还有,想要通过李飒飒这个人物,展现北京人的局气、豁达和包容。我拍了近40年戏,各种题材都拍过,最喜欢拍的还是现实题材,因为我们最了解和最熟悉的还是身边的人和事,最了解我们的生活。拍古装剧或者年代剧,很多内容都是靠想象,不如拍现实题材畅快淋漓,更能直击观众的内心。

  记者:您是学京剧的,怎样的机遇让您走进影视行业?

  董力:因为在京剧团经常演出,当时有个香港影视公司要投拍武侠剧,找到我饰演男一号,就这样进入了影视行业。那个年代制作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人员少、时间长,拍摄期短则八个月,长则一年多,拍摄技术和拍摄器材也比较落后,镜头中展现出来的所有内容,都特别考验演员的演技。除了提高自身演技外,也因为摄制组人员少、时间长的特性,在工种上就没有那么细分,大家一起承担,就像一家人,非常融洽。所以我当演员时的几部戏都参与到了摄制组的各个部门,了解和熟悉了各个部门工作的重点和职责,为后来转幕后打下了根基。

  有质量的好故事

  才有生命力

  记者:您儿子也成了制片人,并且参与到《我爱北京天安门》这部剧中,您希望他和您一样吗?

  董力:我是总制片人,还有两个制片人。在现场我基本上以导演工作为主,制片工作由他们负责,每天收工后开会讨论。工作中我没把他当儿子,他就是工作人员,我对他要求很高。他在国外留学六年回到国内,又读了两年制片管理。我觉得学习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实践。他跟我说过,每经历一部电视剧的创作和生产,对他来说就是一次锤炼,他获得的提升也不仅仅是在业务上,更多的是对这个行业和作品的思考。电视剧制作的每个环节都有太多要学习的地方,这些都是课本上学不到的。

  记者:您从事影视行业几十年,您觉得这个行业比较大的变化有哪些?

  董力:影视行业变化很大,设备越来越好,技术水平越来越高,拍摄工种越分越细,这是行业的进步。另一个变化是,投资方越来越追求影视商业化,越拍越快。剧组有个普遍现象,演员不能全程待在剧组,今天去参加综艺节目,明天去做晚会,后天又到别的组串戏,这样的安排,演员根本静不下心琢磨角色、演好角色。所以从演员层面,我希望演员接到剧本后能踏踏实实,在剧组里待三个月也好,四个月也好,和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把戏拍完。对于投资方来讲,商业靠什么?靠的是质量。用好的故事成就高品质的电视剧,踏实做戏,慢下来,回归初心,不要浮躁。

  记者:作为资深从业者,是否也要适应变化?

  董力:我们这些老影视人也要转换自己的角色,这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虽然年纪大了,但内心还很年轻,我们有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网上有些东西我们也很难理解。我们怎么去适应当下的时尚,怎么让年轻人喜欢我们的东西,怎么跟年轻人交流?这是对我们的考验。我觉得传统电视人还是有优势的,现在观众要求影视剧的品质越来越高,把品质做好,把故事讲明白,老百姓都爱看,这就成功了。其实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平台,有质量的好故事都是有生命力的。

  董力口述

  我喜欢拍摄时

  那种精益求精的感觉

  我是在一个艺术氛围比较浓厚的家庭中长大的,父母都在部队从事文艺工作,我也就顺理成章地走上了这条道路。从小进入艺术学校学京剧,在所有的剧种中,京剧是最磨炼意志的,而我学的又是武生,更加需要不断努力付出。

  我们有一句行话叫“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意思是说冬天要光着膀子练,夏天甭管多热,也要穿着棉袄练,每天都要练功、吊嗓十几个小时。那段艰苦的学艺生活让我深深体会到:只要坚持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学校打下的基础,让我后来在京剧团工作的时候获得了很多机会,经常能代表团里参加各类演出。

  从做演员的那一天起,我就对“导演”这个职业既崇拜又向往。那是对艺术的一种追求,也是自己为什么在每一个剧组都努力全程、全时、全方位地参与,在各个环节中去锻炼自己,因为喜欢,所以热爱。

  2015年之后,我基本上以导演为主,制片人为辅。我是一个非常较真儿的人,是个工作狂,对拍戏非常执著和热爱,每次到拍摄现场就很亢奋,我享受和主创人员一起讨论、一起创作、一起精益求精的感觉,享受发现问题、处理问题、解决问题时的那种激情,我喜欢片场的每位演职员的那种投入劲儿、认真劲儿。

  因为我曾经当过演员,所以特别理解演员。作为制片人,就能站在演员的角度,了解演员的诉求,更容易达成合作;作为导演,因为有演员的经历,就会多一个角度去体会和感受剧本的故事性和每一个人物的情感。我觉得,不管是制片人、导演还是演员,首先要认真踏实,要给自己积累多样化的工作经验,才能真正获得成功。

  大概有十几年,我都是在摄制组度过的,全年在家的日子只有五六天,为了拍戏很少陪伴在家人身边。我爱人是我的同学,也是学京剧的,后来做了戏曲老师。她怀孕两个月的时候我出去拍戏,等儿子出生时我才回来,所以对于我爱人怀孕时期的样子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我特别感谢我爱人对我的支持和理解,没有她对家庭的默默付出,就没有今天的董力。未来也希望拍摄出更多让观众喜爱的影视作品。

点击天津新闻 触摸天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