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数字人民币
来源: 天津日报  作者: 岳付玉  编辑:孙畅  2020-09-12 10:47:30

  您每天几乎都会用到的钱,人民币,可以不再有“肉身”(纸币或硬币),而是以数字的形式,待在您的手机APP里──这事儿听上去是不是有点特别?近日,商务部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提及“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尤其还提到先由深圳、成都、苏州、雄安新区等地及未来冬奥场景(即“4+1”区域)相关部门协助推进,后续视情况扩大到其他地区。上个月,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滴滴出行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表示共同研究探索数字人民币在智慧出行领域的场景创新和应用。 一些人忍不住惊呼:数字人民币好像说来就来了!

  很多人开始了各种猜测:不是有支付宝、微信支付吗,为何还要推数字人民币?它跟比特币、天秤币一样吗?支付宝、微信支付还有未来吗?以后花钱是不是每笔都有迹可循了?手里的票子会毛吗?

  1 数字人民币是什么?功能和属性跟纸钞完全一样

  网上关于数字人民币的“庐山真面目”众说纷纭,真实情况如何,还是听听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怎么说吧。

  2019年8月10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穆长春公布央行数字货币将采用 “双层运营体系”,同时宣称央行数字货币已经“呼之欲出”。2019年9月4日,穆长春又在知识付费平台“得到”上,开设了“科技金融前沿:Libra与数字货币展望”课程,对数字人民币做了更加详细的解读。

  穆长春说,央行的数字货币“功能和属性跟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它的形态是数字化的。我们对它的定义就是 ‘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什么叫具有价值特征呢?简单来说,就是不需要账户就能够实现价值转移。你想想纸钞就能理解了。你用纸钞进行支付的时候,是不需要账户的”。

  由此可见,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就是人民币电子版,替代的是现金,是M0(流通中的现金)。

  央行数字货币项目简称DCEP,即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也就是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

  2 怎么使用?不需要网络,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转钱

  穆长春介绍,对于用户来说,你不需要跑到商业银行去,只要下载一个APP,注册一下,这个数字钱包就可以使用了。

  他说,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

  也就是说,你在支付的时候,是不需要绑定任何银行账户的。不像我们现在用微信、支付宝,都要绑定一张银行卡。

  除非你要往数字钱包充钱,或者你想从数字钱包里取钱出来去理财,除此之外,用户与用户之间的相互转账是不需要进行账户绑定的。

  “DCEP能像纸钞一样流通”,穆长春说。

  3 央行为何要做数字货币? 保护货币主权,节省成本

  网上,各路高人对这个话题的分析可谓五花八门。好看视频上,更有多位大神掐指细数一二三四,比如,为了疫情防控需要、公众不用接触纸币减少感染啦,服务于经济内循环啦,反腐败啦,监控需要啦,等等等等。那么,真实情况如何呢?

  穆长春说,早在2014年,当时的行长周小川就提出做央行数字货币的想法了。人民银行也于当年就开始了数字货币的研究工作。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成立。经国务院批准,人民银行组织部分实力雄厚的商业银行和有关机构共同开展数字人民币体系(DCEP)的研发。2018年1月25日,央行的范一飞副行长还发表了一篇《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几点考虑》的文章。该文显示当时就已经确立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框架。

  由此可见,央行推出数字人民币,并非始自这个庚子年。

  说到在电子支付手段如此发达的今天,央行还要做数字货币的原因,穆长春说:“首先,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定货币的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这更多地是针对Libra等数字货币而言的。要知道,推出Libra的脸书(Facebook)在全球拥有近30亿用户。Libra一旦推开,很可能会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货币主权造成挑战。

  穆长春说,央行推出数字人民币也是为了节省成本。“现在的纸钞、硬币的发行、印制、回笼、贮藏各个环节成本都非常高,还要投入一些成本做防伪技术,流通体系的层级也比较多,携带又不方便”。而且,除了犯罪分子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特意用现金,或者您也可能会有些消费(比如买成人用品之类)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才特意用现金之外,“现在大部分人需要用现金的情况是越来越少了”。

  数字人民币还可以满足公众匿名支付的需求。“公众其实是有匿名支付的需求的。但现在的支付工具,比如说互联网支付、银行卡支付,都是跟传统银行账户体系紧紧绑定的,都是实名制的,它们满足不了匿名的需求,也就不可能完全取代现钞的支付,央行数字货币恰恰可以做到。”穆长春说,“只要你不犯罪,你想进行一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消费,这种隐私我们还是要保护的。”

  4 它跟支付宝、微信支付有啥区别?不影响两者江湖地位

  穆长春说,首先从法权上,DCEP的效力和安全性是最好的。

  你用的纸钞是央行货币,DCEP也是央行发行的。但是你用支付宝或微信做电子支付的时候,用的是支付宝的电子钱包、微信的电子钱包,它们的货币是从哪儿来的呢?它们不是用央行货币进行结算的,而是用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进行结算的。也就是说,微信和支付宝在法律地位、安全性上,没有达到和纸钞同样的水平。

  理论上讲,商业银行都可能会破产,所以这些年人民银行建立了存款保险制度;但假设微信破产了,微信钱包里的钱,它没有存款保险,你就只能参加它的破产清算,比如你之前有100块钱,现在只能还你1毛钱,你也只能接受,它是不受央行最后贷款人的保护的。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你不能完全排除。

  此外,在一些极端情况,比如大地震等导致通信断了,电子支付当然也就不行了。那个时候,支付只剩下两种可能性,一个是纸钞,一个就是央行的数字货币。它不需要网络就能支付,即“双离线支付”,也就是收支双方都离线也能进行支付。只要你手机有电,哪怕整个网络都断了也可以实现支付。

  还有一些不那么极端的情况,比如说你到地下超市去买东西,没有手机信号,微信、支付宝都用不了。又或者在飞机上也没有信号,如果你坐的是廉价航空公司的航班,吃饭就需要花钱,这种场景下,原来你只能用信用卡支付,以后也可以用央行的数字货币支付。

  于是,有人在网上发问:DCEP一旦全面推出,支付宝、微信支付也就凉凉了。果真如此吗?穆长春回答很坚决:并不会。

  他解释,因为目前支付宝、微信也是使用人民币支付,其实也就是用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进行支付。央行数字货币推出后,只是换成了数字人民币,也就是用央行的存款货币,虽然支付工具变了,功能也增加了,但渠道和场景都没有变化。

  5 它跟比特币等有啥区别?具有无限法偿性,有国家信用背书

  说起数字货币,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可能是比特币或者facebook计划推出的Libra(天秤币)。

  对虚拟币感兴趣的人都知道,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资产,它最根本的优势,就是摆脱了传统的银行账户体系的控制,因为它只是一个加密字符串。“从这一点上来说,DCEP也具有同样的优势。”穆长春说,但两者有很多不同,“央行的数字货币属于法定货币,跟现金一样,具有无限法偿性,就是说你不能拒绝接受DCEP。”

  不久前,美团拒绝支付宝支付的事儿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类似的,一些支付机构或平台,会设置各种支付壁垒,比如,用微信的地方不能用支付宝,用支付宝的地方不能用微信。但对央行数字货币来说,只要能使用电子支付的地方,就必须接受央行的数字货币。

  此外,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是去中心化的账本机制。央行数字货币则是坚持中心化发行的,也就是由央行来发行。为何要坚持中心化?穆长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解释:

  第一,央行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对社会公众的负债。这种债权债务关系并没有随着货币形态变化而改变。因此,仍然要保证央行在投放过程中的中心地位。第二,为了保证并加强央行的宏观审慎和货币调控职能,需要继续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第三,避免指定运营机构的货币超发。

  最重要的一点,跟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相比,央行的数字货币有国家信用背书,币值会更加稳定。而比特币等却无法保证币值稳定,被“割韭菜”也就成了常事。

  6 DCEP是怎样运营的?采用双层运营体系

  DCEP采用的是双层运营体系。什么叫双层运营体系呢?就是上面一层是人民银行对商业银行,下面一层是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对老百姓。

  双层运营体系,是相较于单层运营体系而言的。后者指的是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

  为什么要采用双层运营体系来进行DCEP的研发和兑换呢?穆长春说,主要是要充分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和发挥社会力量。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像中国这样大的国家,人口众多,各地的经济发展、资源禀赋和人口基数,差别都比较大,所以你在设计、发行和流通的整个环节,就要充分考虑所面临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如果我们采取单层投放、单层运营,相当于人民银行一个机构就要去面对全中国所有的消费者,环境复杂,考验非常严峻”。如果人民银行要搞这么大一个直面老百姓的系统,既要满足用户的体验,还要实现系统的高效,人民银行自己的预算、资源、人才,都会面临客观的约束。

  而商业银行和其他一些商业机构,在IT基础设施应用和服务体系上,都已经比较成熟了,在金融科技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人才储备也比较充分。因此,“完全没有必要抛开现有的商业银行IT基础设施,再去另起炉灶、重复建设。”穆长春说,我们采用双层运营体系,本身也是为了用市场机制来实现资源配置,调动商业银行和商业机构的积极性。

  穆长春说,你可以这么理解DCEP的投放过程:跟纸钞投放一样。纸钞是怎么投放的呢?人民银行印出来以后,商业银行给人民银行缴纳货币发行基金,把纸钞运走,运到网点,然后老百姓去网点兑换现钞。

  数字货币的兑换依然会保持这种结构: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开户,按照百分之百全额缴纳准备金,个人和企业通过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开立数字钱包。

  这就可以回答一些人所担心的会不会增加货币总量的问题了。京东数科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天告诉记者,有些人担心是不是现在要放水了,所以搞出一些数字货币。“其实完全不必有这样的担忧。不会增加货币的总量,它只是会在很小的一部分场景上,做货币形态上的转化”。

  7 使用什么样的技术路线?不预设技术路线

  这或许是技术迷们很关心的问题。穆长春说,央行这个层面是属于技术中立的,也就是说,央行不会干预商业机构的技术路线选择,商业机构对老百姓兑换数字货币的时候,是用区块链技术,还是用传统账户体系,是用电子支付工具,还是用移动支付工具,无论采取哪种技术路线,央行都可以适应。

  “只要商业机构能够达到我们对并发量的要求和我们对于客户体验的要求,以及对于技术规范的要求,无论采取哪种技术路线都可以。”穆长春说,我们的出发点就是要充分调动市场力量,通过竞争选优来实现系统优化。共同开发,共同运营,有利于整合资源,也有利于促进创新。

  8 如何反洗钱反逃税?用大数据识别某些行为特征

  有人说听到数字人民币这个概念时,第一反应是今后每一分钱都变得有迹可循没有秘密了。其实,除了现金,你使用第三方支付、银行卡等,也都是处处留痕的。而如果不喜欢带现金,你选择数字人民币支付,反倒比如今已有的线上支付方式更能满足匿名的需求。当然,跟纸币比起来,“数字货币虽然是匿名的,但在央行层面它还是能够知道这个钱投放出去之后,经过了几手。”金天说。

  基于此,可以想象,数字人民币推开以后,制造假钞的违法行为可能就失去了空间,洗钱、逃税的行为也会更容易被锁定。

  穆长春说,“ 我们进行反洗钱、反逃税、反恐怖融资这些工作,可以用大数据的方式。也就是说,使用数字人民币虽然普通的交易是匿名的,但是我们用大数据识别出一些行为特征的时候,还是可以锁定这个人真实身份的。”

  他举例说,涉及很多洗钱的交易,都是有行为特征的,比如说大量的赌博行为都发生在夜间12点以后,而且所有的赌博交易都没有零头,都是10的整数倍。一般来说,开头是用小额,后面越来越大,突然断崖没了,也就是没有交易了,那说明是输光了,这就符合一般赌博的特征。电信诈骗也是如此,如果出现大量分散的钱集中到一个账户里面,突然又迅速地分散开,消失在很多个账户里面,这就符合明显的电诈的特征。

  “我们把这些交易特征分析出来之后,再利用大数据和数据挖掘技术,进行身份比对,就能把后面那个人找出来”。

  穆长春说,出于反洗钱的考虑,央行对数字钱包也是有分级和限额安排的。比如说你就用一个手机号码注册一个钱包,那你这个钱包当然可以用,但是级别一定是最低的,只能满足日常小额支付需求;但如果你上传一下身份证,或者再上传一个银行卡,就可以获得更高级别的数字钱包;如果你还能到柜台去面签一下,那可能就没有限额了。

点击天津新闻 触摸天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