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民办教育机构
来源: 天津日报  作者: 张雯婧 周荣旺  编辑:李松达  2020-09-24 09:52:46

天津网讯: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最大限度地保证了民众的安全,但同时,因疫情造成的停工停产也给我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一定的影响。疫情防控期间,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面向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组织开展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民办教育机构影响”的调研显示,超过90%的机构表示疫情对教育机构存在很大影响,导致机构经营存在部分困难或严重困难。

根据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的《关于2020 年春季学期第四批学生复课开学的通告》,今年6月2日起,全市民办教育机构可向所在区提出线下开班申请,经所在区有关部门核验合格后可有序恢复线下培训。此时,距离1月26日,按照相关要求全市民办教育机构一律停止线下服务,已经过去了近130天……

调研 疫情导致部分机构经营困难 

为了了解我市民办教育机构的生存现状和发展困境,前不久,天津市教科院教育法治与评估研究所研究员方芳和刘冬冬与我市十余家民办教育机构负责人进行了访谈。通过调研访谈,两位研究员发现,此次疫情对于我市民办教育机构的影响主要来自五个方面:

1.房租减免空间较小,房租支出压力大

民办教育机构在疫情开始后,根据政府文件要求,全面停止线下教育活动。没有了课时消耗,机构就没有了经济来源,而房租是经济支出的重要方面。天津市虽然出台了中小企业房租减免政策,但减免的前提是租用的必须是国有性质的房产。而现实中,大部分教育机构的房屋租用的都是私有财产,不在房租减免的范围内。虽然国家也在鼓励私有房屋出租方尽量减免租户房租,但由于不是强制性规定,大多数房主并不会实施房租减免。天津有一部分房主给机构减免了一个月的房租,小部分减免两个月的房租,但这对于大部分机构来说也是杯水车薪。租金压力的增大,使得一些机构不得不缩减租房面积,甚至出现了退租,将教学全部转为线上。

2.人力成本增加,线上教学教师费用上涨

疫情防控期间,一些专门从事线下教学的教育机构不能正常开课,但机构所聘用的教师及工勤人员的工资还需要发放,这无疑给机构带来了很大的资金压力。同时,很多机构改成线上教学后,虽然教师可以上课了,但有的教师,尤其是教龄较长的老教师,对教育的信息化熟练程度不足,不能满足线上教学的要求,丰富的教学经验得不到体现,而教龄较短熟悉教育信息化的新时代教师成了稀缺资源,从而导致一小部分教师的课时费用有所上涨,尤其是毕业班的授课教师课时费用涨价情况比较突出。

3.线上教学形式的变革给机构带来挑战

疫情防控期间长时间不允许机构开展线下活动,很多教育机构为了生存开始通过在线教育平台进行网上教育活动。原来就是从事线上教学的机构,如猿辅导、VIPKID等,以及实施双师型教学的大型机构,如学而思、新东方等,线上教学模式比较成熟,受影响相对较小。但是对于大多数教育机构来说,一直从事的是线下教学,对于线上教学模式比较陌生,寻找什么样的第三方平台比较好,采取线上教学需要注意什么,如何保证线上教学的教学效果等,都是需要教育机构考虑的问题。很多机构开放线上教学都是为了能保证课时消耗,同时留住生源,所以,线上教学效果对于教育机构来说非常重要,很多教育机构也是在不断摸索和羁绊中前行。

4.新生招生困难,老生续费率不高

受疫情影响,部分家庭收入降低,加上疫情的持续性,导致家长对报名教育机构有了更多的忧虑。另外,部分学生、家长对线上课程的教学效果不认可,也导致机构的线上教学招生陷入困境。

5.退费纠纷急剧增加

退费情况主要有几种:一是具有时效性的培训,如幼小衔接教育机构,孩子在9月份就已经上小学了,即使教育机构愿意恢复线下教学,延长教学时间对于家长来说也不具有实际意义了。二是对于艺术、体育类教育机构大多属于感触性课程,线上教学不能有实质性的教学效果,很多家长看不到线下复课的希望,担心教育机构随时倒闭,要求退费。三是部分家长在机构恢复线下课程后仍然担心疫情的随时暴发,出于安全考虑不愿去机构上课,但又无法接受机构的线上课程(如怕影响孩子视力,线上效果不好等),继而要求退费。家长剧增的退费需求,对于本就资金压力巨大的教育机构无疑雪上加霜,一些机构可能会拒绝退费或拖延退费,从而使得家长与机构之间的退费纠纷和投诉急剧增多,进而进一步影响机构的招生和发展。

专家观点

自6月份,随着疫情的有效控制,我市经济正在逐渐恢复当中,暑期的到来也让教育机构的学生数量有所增加,部分民办教育机构进入到了“疗伤”阶段。但同时,也有很多教育机构并没有达到线下复课的核验标准,依然面临着无法生存的困境。

我市民办教育机构数量庞大,涉及的相关利益群体众多,包括教职工、学生及其家长、举办者及投资方、银行等金融机构、办学场地出租方等,一旦教育机构运营出现各种状况,相应必然会产生诸多不可忽视的问题。除了各个教育机构的自救,方芳和刘冬冬建议,相关部门应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民办教育机构渡过难关。例如,对于教育机构所面临的场地租金压力和人力成本压力,能否在房租、水电费等补贴以及阶段性减免社保费方面有政策支持。在教育机构承受巨大资金压力的情况下,可否发挥政策性银行作用,在加大信贷支持力度、实施贷款财政贴息、加强担保贷款支持等方面提供帮助。另外,对于教育机构一些优秀的教学资源和创新的教育模式,政府能否通过购买服务等方式,通过“合作、共享”理念共同保证学生可以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从而推动民办教育机构的持续发展。

走访 疫情加速教育信息化变革 

提到危机,我们总喜欢说它与机遇并存,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此次疫情几乎对所有线下教育机构都带来了重大影响,但是危机之下,在部分机构濒临倒闭的同时,也有不少机构开始转变经营模式,积极调整机构发展战略,力求在逆境中突围。甚至有些机构在此次疫情之中,实现了逆势上扬。“疫情加速了教育信息化的变革,也让教育信息化进程大幅提前。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疫情‘倒逼’机构提前走上教育信息化之路。”天津市民办教育协会理事长张代祥表示。

通过走访记者发现,正是这种倒逼机制,让部分传统线下教育机构开始“转战”线上,并最终平稳度过了这段难熬的寒冬。未来,“线上教学”也将成为民办教育机构的一种常态。

一场直播

完成了全年70%的售课任务

王庆利和陈夕在精通教育算是绝对的“老人”。他们在这家总部设在天津,已经创办二十多年的机构中管教学和招生。精通从2004年开始做专升本教育,目前已经是这个行业的龙头企业。

每天春、暑和秋季招生是全年的重点,为此,春节前陈夕和同事们已经做好了招生的全面准备。可是,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所有的准备没有了“用武”之地。“之前的招生,都是比较传统的‘地推’模式。我们走进全市各大高职院校,做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宣讲会。疫情来袭,校园封闭,原有的渠道和模式都派不上用场了。”

同样苦恼的还有在机构负责教学的王庆利。线下停止授课,所有学生和老师都在问他“怎么办”?这时,王庆利想到了线上授课。“其实之前我们一直有线上课程,但并不是我们的主打,也就占到机构课程的10%左右。现实状况让我们不得不转变思路,开始加大线上课程的教学力量。”为了提升教育质量,开课之前,机构对所有老师进行了统一培训,并制作了专业课件。

“既然课程已经‘搬’到了线上,那我们的招生同样可以在线上进行。”当教学已做好转入线上的全面准备时,陈夕和同事们开始策划在各大直播平台上尝试网上售课。他邀请了熟悉教学的王庆利与自己组成“犀利哥”组合。经过几次尝试后,大家总结了不少经验和教训,开始着手策划6月20日的网上大型直播售卖会。

虽然前期积累了不少经验,但是,当这个激动人心的日子终于到来之时,所有人还是紧张不已。

当天下午五点,陈夕和王庆利就到了公司,进行最后的准备。晚上7点,直播正式开始,两个人分别讲解政策规划和课程体系。2个小时的直播结束后,累到不想说话的陈夕和王庆利,一直在等待着后台的统计结果。当统计数字终于出来的一刹那,办公室里一片欢腾。那一晚的直播,让精通教育完成了今年70%的招生任务。“真的太不可思议了!”回想起当晚的盛况,“犀利哥”组合至今激动万分。

“公司在2017年就有了向线上教育转型的想法,为此还设置了十几个专属直播间,并搭建了网络平台,为全国范围的线上教学做足了准备。但是因为种种原因,疫情之前,我们还是以线下教学为主。这一次,让我们彻底开启了转型之路。”王庆利说。

现如今,精通教育的线下课程已经全面恢复,但是与此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机构开启了线上线下双覆盖的模式,“其实现在,报名线下课程的学生只占到了20%。”陈夕说。

提升线上教学效果

续班率创新高

朴新教育是一家全国性的连锁民办教育机构,公司有多种教育业务,其中K12占比最大。寇明翰是朴新教育天津学校的副校长,同时也是教龄11年的英语教师。春节期间,受疫情影响,确定无法进行线下复课后,朴新教育天津学校发出内部通告,年后的所有课程转移到线上。

确定转移到线上之后,大年初三,教学老师们开始在线上进行教研、测试课程、熟悉线上课程模式,运营老师们开始在线通知各位家长,并远程指导各位家长与学员进行设备安装及测试。老师们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三个人一组演练线上课程的所有内容,两个人听一个人讲,不停地打磨课程。2月1日,线上课程顺利开课。

“疫情之前,朴新教育就有朴新网校,所以做线上课程在平台、系统和设备等方面还算具有一定的优势。我们也一直在尝试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教育业务。因为之前积累了部分线上教育的经验,所以疫情之下转战线上之路走得还算平稳。”寇明翰发现,课程转移到线上,随之变化的东西有很多。首先是教学形式的调整,包括调整教学方式和调整课件PPT;其次在内容上,教学方式也做了调整,过去线下一些需要教具辅助工具完成的场景化教学互动,换到线上后,需要老师们重新设计简单的、能够通过键盘和语音互动的授课环节;最后是教学效果,这也是家长们最为担心的。为此,学校想了很多办法,设计了包括:30分钟一次的随堂小测验、一堂线上课三次点名、每个线上教室配有助教协助教师记录课堂状态等。

“其实这些还远远不够,仓促转型到线上,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需要适应的时间,短时间内教学效果很难显现仍是硬伤,而家长们所看重的,就是学生在上课后的实际收效。”寇明翰坦言。为了提升讲课效果,老师们开始自发地利用周一到周五的课余时间义务讲课,为学生们免费答疑。一开始只是几个老师的自发行为,到了后来,朴新学校的所有老师,开始了集体免费加课。

正是老师们这样的做法,不仅让教育效果大幅提升,也打动了家长们的心,很多人都不再提退费一事。“到4月底的时候,我们的老学员中有80%续报了暑假和秋季课程。”这样的续班率也创下了朴新学校的历史纪录,让寇明翰感动万分,“目前,机构已经能够正常运转,当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后,我们要做的就是专心地做好教学工作。”

让孩子在线上活动中

体验乐趣

“从武汉封城那会儿,大家就隐约觉得可能线下开不了课,所以当最终确认线下停课的消息后,倒是也没有觉得意外。疫情之前,我们有159个孩子,‘开学’遥遥无期,不能就这样‘等’着。经过多次线上开会讨论后,我们决定开启线上教育活动。”蓝莓果是我市一家民办学前教育机构,总部设在北京。对于校长黄敏来说,把“教室”从线下搬到线上的这个决定下得有些难,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该机构做线上教育的经验几乎为零。“平时,我们会有很多线下场景互动的内容,注重培养孩子场景化的语言表达、应用和逻辑思维的提高,课程互动性都很强。这些活动转到线上后,困难重重。”黄敏说。

一方面,机构里的老师们没有任何线上教育经验;另一方面,孩子们集中在4至6岁,年龄小,线上活动很难集中注意力。到底应该带着孩子们在线上开展什么样的教育活动呢?这时,总部发来了部分线上教育活动的电子资源,黄敏带着老师们靠着这些包括课件、动漫、PPT、互动小视频资源包,再结合孩子们的特点,重新设计了活动内容。在新制定的线上活动“课表”中,不仅有音体美等素质类提升活动,还有古诗词吟诵、科学实验、折纸绘画、手指操、体能课这些实践性很强的活动。此外,还把线下的语言练习变成了线上的绘本课。而这些教育活动全部是蓝莓果免费提供给孩子和家长们的。为了激发孩子们参与线上活动的积极性,老师们还建立了一套激励制度,只要孩子们能认真紧跟活动,就可以凭借积分兑换一些小礼物。

为了提升活动的参与度,提高孩子们的专注力,老师们每天都会进行总结。再根据孩子们当天的接受度,对第二天的活动内容作出调整。从线下到线上的教育活动,是一个让孩子和老师都需要时间来适应的新模式。“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次从无到有的过程,虽然老师们都很辛苦,但是看着孩子们慢慢适应了线上活动的节奏,我们也很开心。”黄敏说。

目前,蓝莓果已经全面复工复课。对于个别提出退费的家长,学校积极办理,“通过这段线上的互动,愿意留下来的家长占到了大多数。接下来,我们也会继续总结线上教育的经验。未来,线上活动也将成为我们这些传统线下教育机构的发展新路径。”(津云新闻编辑李松达)

点击天津新闻 触摸天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