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买菜,线上卖菜 能否继续火爆?
来源: 北方网  作者: 日报胡萌伟  编辑:孙畅  2020-11-14 12:25:26

  潘立峰 摄

  《2020线上生鲜行业报告》

  ■ 预计市场规模将达到2475.7亿元

  ■ 同比增长高达48.9%

  ■ 增速远高于过去三年

  ──中国市场信息调查业协会

  天津北方网讯: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很多人的消费习惯发生了改变。除了年轻人,一些以前只去菜市场买菜的大爷大妈也开始领取各种优惠券,用好几个买菜APP来比价、下单,就连微信聊天,都要和亲戚朋友交换天猫超市、盒马、京东到家、每日优鲜等各种应用的最新活动。线上买菜满足了用户的现实需求,也给商家带来了无限生机。

  买菜群 电商平台抢占社区阵地

  线上买菜之所以能够成为“红海”,背后的助推者一定是今年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

  而在线上买菜这块大蛋糕里,扮演重要角色之一的就是社区拼团形式。

  市民李阿姨清楚地记得,今年二三月份,由于疫情的关系,自己不敢去超市、大型菜市场了。以往每周都要大采购的她一时慌了神,自己家附近也没有像样儿的小型菜市场,这可怎么办呢?没想到的是,这样的焦虑根本没有持续几天,很快,她的微信开始响个不停──不知怎的,像是一瞬间就加进了好几个“买菜群”:“有的是邻居介绍的,有的是看见小区门口摆摊送菜好奇加进去的,还有的是门口便利店老板推荐的……”

  这些“买菜群”好不热闹!群主在群里随时更新着新到的蔬菜、水果、肉蛋奶,一张张图片令人爱不释手;群成员你要三斤,他要二斤,有时几十斤一大箱的菜品,一转身的工夫就“抢”没了。这些微信群让李阿姨应接不暇,几乎成了疫情期间的主要工作,拼上了就喜笑颜开,有时没拼上,别说,心里还有点儿别扭。

  更重要的是,送到小区门口,还没运费!

  怪不得,业内普遍认为,疫情重新激活了生鲜创业的赛道。

  “社区团购以小区为中心枢纽,具有极强的地域性,拿下一个优质小区,就提前占住了关键点位。现在所有的入场玩家,都在疯狂开城,按行政区划来划分战区,或者带子弟兵亲征,或者在当地组建团队。”有业内人士这样说道。

  实际上,在各大招聘网站和互联网社区里,今年以来一直不乏各种社区团购地推人员的招募需求。即便到了眼下,地推和团长也仍是各平台争夺的重点。在58同城上,记者就看到了不少地推、团长的招聘信息。

  拨通其中一个招聘人员的电话,对方几乎没有询问记者的任何情况,就立即热情地介绍起团长工作的特点和经验,甚至有些推销的意味。这位招聘人员表示,想成为团长,要有维护微信群的能力,同时要有固定的、可以让用户提货的时间和场所。团长的收入主要来自团员的下单提成,一般在5%至10%不等,例如酒水等利润本身比较高的,提成就高些;蔬菜调料等利润较低的,提成也就低些。

  “您要是没那么多群的话,可以多用几个平台,也就是说,在一个群里,您可以同时当好几个平台的团长,发好几个平台的销售信息。比如,可以同时卖多多买菜、嘿嘛等。”

  “这样也行?”记者有些疑惑。

  “现在当然行,好多平台现在刚刚进驻天津,正是铺团长的时候,现在团长门槛低,以后平台更专业、要求更严了,也许团长要求也更高了……”对方又说,“还有在申请团长的时候,取货场地的照片一定要拍得光鲜亮丽点,这样好通过审核;留的姓名一定得是真名,要不然平台没法给您转账;您还可以加入一些二手置换群等,只要加进去,不就可以在里面卖货了嘛……”

  就像当年的外卖地推大战一样,各大平台的地推员奔走在大街小巷,寻找那些有意入驻平台的便利店、小超市、快递站点等。如今,在这场“买菜大战”里,一切又重新上演,地推员又开始积极地搜寻着可以作为代收点的小店,和那些潜在的社区团长。

  买菜人 对线上买菜越来越依赖

  在微信小程序内测2个多月后,10月,拼多多正式在APP内上线买菜业务“多多买菜”,与其他平台不同,拼多多的买菜平台主打“次日达”配送,业务范围覆盖湖北、江西、天津等十余个省市。

  线上买菜平台可为消费者提供蔬菜水果、肉禽蛋类、水产海鲜、牛奶乳品等生鲜食品的线上下单、配送上门服务。在盒马、叮咚买菜、美团买菜等选手进入后,线上买菜业务早已是一片“红海”。

  “我最早从APP下单买菜、买水果是2017年前后,那会儿正怀孕,出门不方便。当时每日优鲜经常有大额优惠券,我就从那上面买东西,当时觉得能直接送到家,实在太方便了!”家住河北区的全职妈妈刘榴说。

  她回忆,最早每日优鲜下完单最快2个小时就送到,后来会员可以1个小时之内送到,而眼下,只要是用户,常常最快半个小时就能送达。“这几年,我家几乎80%的生鲜蔬菜,都是从每日优鲜上买的,毕竟带孩子出门,没法买太多东西。”

  刘榴说,有时太晚了,每日优鲜当日已不能再配送,自己也会使用饿了么、京东到家的买菜业务──有点儿类似代买、跑腿。

  说起网上买菜的好处,刘榴一下打开了话匣子:“我真是太依赖于这种买菜形式了,除了方便,更重要的是,质量也一点儿不含糊,我买过的蔬菜生鲜里,从来没有烂的、坏的。有的蔬菜还放在塑料盒子里,不仅干净新鲜,还显得挺精致。冷冻食物会配有便携保温袋,有时我不能及时把食物放进冰箱,也能维持两三个小时。”

  作为一位全职妈妈,刘榴坦言,对于她来说,方便和新鲜是她最看重的。“足不出户就能买到新鲜的食材,这对于一位每天忙忙碌碌的妈妈来说,简直不能更好了!”

  刘榴的闺蜜杨婕也是网上买菜的最佳“选手”。和刘榴不同的是,杨婕网上购菜的平台更加广泛,除了每日优鲜、京东到家等知名平台,她还会选择天津本地的嘿嘛易购,以及从永旺、大润发等超市的网上平台选购。

  “平时的话,我可能会选择嘿嘛易购,社区团购的形式今年很流行,在小程序里选好自己社区的团长,下单,第二天去团长那提货;但疫情期间,我就比较倾向于永旺等大超市,觉得食材更安全,有保证。”杨婕说。

  卖菜电商 平台、小商家跃跃欲试忙圈地

  在拼多多五周年庆典上,董事长黄峥曾表示,买菜业务的模式并不能简单地解释为“社区团购”,而是前置仓、拼小站、社区站点等多个形态混存。

  目前,买菜业务的玩家主要分自营型以及平台型两种,其中自营模式又分为前置仓和仓店一体。前置仓如每日优鲜、美团买菜、叮咚买菜等,仓店一体如盒马等。多多买菜属于平台型。

  前置仓和仓店一体模式最核心的区别在于前者完全放弃线下引流,通过压缩地租成本,追平纯线上获客的高额成本;后者承担较高的地租成本,门店具备线下引流的功能,同时从线上和线下获客。

  对此,买菜人杨婕则提了个醒儿──“是不是还有一种类型?就是那种小型商家,有自己的实体店,同时有好几个微信群支持网上订货,用户可以到店自提、快递或商家直接配送过去。比如我微信里就有一家红桥区卖海鲜的店,也卖果蔬。”可见,线上买菜业务已不仅仅是大型电商平台争相“跑马圈地”的局面,小店老板们也早早瞄准了时机,纷纷试图争得一块蛋糕。

  尽管各个玩家都跃跃欲试,但想真正占尽优势,恐怕还有相当一段长路要走。

  例如深耕天津多年的每日优鲜,虽然官方称最快1个小时送达,但当记者定位新梅江区域的某小区时,商品页面均显示“16:00之前下单,最快次日送达,预计1—4日送达”。随后记者又随机更换了几个地址定位,发现确实并非所有地址都能享受1小时送达的服务。对此,每日优鲜客服解释,只有定位地址3公里范围内有仓库点的,才能即时送达,若定位地址3公里范围内没有站点,则只能最快次日送达。“显示1小时送达的,将由我们仓库的配送员为您配送,而超出3公里的由仓库合作的快递企业为您配送。”

  该客服表示,目前天津大约有20个仓库站点,确实难以覆盖天津全域。“后期会根据用户需求增加仓库数量。”

  对于蔬菜来说,若次日送达甚至2日送达、3日送达,还能否保证品质?无论是自营型还是平台型,对于线上购买蔬菜等生鲜产品,消费者最关心的方面,无疑就是新鲜度。

  10月26日,中国市场信息调查业协会发布《2020线上生鲜行业报告》,其显示,线上生鲜行业整体保持高速增长的发展态势,2020年预计市场规模将达到2475.7亿元,同比增长高达48.9%,增速远高于过去三年。生鲜线上化趋势明显增强,已经成为当下生鲜零售市场的主要增长动能。而2020年前三季度,线上生鲜用户对生鲜产品的关注热点主要集中在“食品新鲜”“包装完好”“冷链配送”等方面;在对生鲜电商平台的关注中,“食品安全”“配送及时”“平台服务”成为了消费者购买决策中的三大优先考虑因素。

  “吐槽大会” 满减更纠结优惠成鸡肋

  买菜业务火爆的背后,难道就没有“槽点”吗?

  “网购整体来说肯定比线下便宜,但是买菜还真不是这么回事,常常是比菜市场要贵。”买菜人杨婕说,线上买菜平台通常只有几款搞活动的价格是比较吸引人的,大多数菜品比起菜市场,还是高了不少。

  “如果使用优惠券的话,也许总价还不错,但优惠券经常是奖励新人的诱饵,老用户并非常有优惠券,即便有,额度也没有那么可观。网上还经常有一些‘第二件5折,第三件0元’的活动,买三件的话整体算来单价可能低于菜市场,但三件下来可能要买一大袋子同一种蔬菜,剩下的菜如果没及时吃就会变质,无形中我这一顿饭的成本还是高了不少。”

  和杨婕有着相同想法的还有李阿姨,经过了疫情期间的网上“买买买”之后,如今面对线上买菜,她也冷静了不少。她说,有时网上的说明一点儿没看清,就可能带来损失。“一次买豆芽菜,写着1.5元,我以为是1斤的价格,还觉得和菜市场的价格差不多,结果到手了才发现只有四两,原来 ‘每份200克’!”

  采访中,还有消费者表示,线上买菜的另一个“陷阱”同样让人有些尴尬。有时明明想吃一种普通蔬菜或者水果,可平台只卖高档“替代品”。例如有市民就笑道,本来想吃猕猴桃,平台却只有十几元一枚的进口奇异果!“你说吃吗?肯定是想吃猕猴桃,但也确实不想吃这么贵的。”

  此外,优惠券门槛过高,例如99元以上才能满减,也让不少用户有些头疼:买点菜而已,怎么才能凑到99元?可优惠券不用,弃之可惜,毕竟不少优惠券折扣很“香”──“满99元减25元,难道不用?”

  除了平台让人常常身陷纠结外,社区拼团的形式有时也给一些用户带来意外的困扰。多位市民都表示,自家小区之前都有团长带着大家购物,自己已习惯了这种方式,可某一天团长因为个人原因不干了,整个社区的用户都“无处买菜”了。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分析师蒙慧欣认为,这种情况反映出了平台维护的不到位,缺乏服务团队进行管理。在处理团长和消费者的关系之间,平台没有搭建起信息互通的桥梁,从而导致在服务、售后等方面不能很好地协商处理问题,这会使消费者对平台的信任度大打折扣。

  观察 电商平台需不断优化

  眼下,线上买菜市场中的高手已比比皆是,美团、阿里、滴滴纷纷入场,也在积极探索各种模式。“2020年的疫情给了生鲜电商机会,但生鲜电商在及时配送、质量保证、后端供给等方面的压力加大,也暴露出了前后端协同的不足。只有促使电商在商品、供货渠道、配送、服务等环节更加完善,才能真正提高效率。”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说。

  诚然,在“卖菜”的过程中,农产品采购、冷链物流运输和最后一公里的配送,这三大问题都需要平台在用户使用中不断优化,否则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有人说,社区拼团的意义在于,在疫情期间不仅解决了用户的买菜难题,也满足了人们的社交需求。但眼下,这些买菜平台无疑更要面对如何留住消费者的难题。

  毕竟,当生活恢复如常,用户尤其是中老年用户,他们是否又会重新走进菜市场?(津云新闻编辑孙畅)

点击天津新闻 触摸天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