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格买提 在节目中展示大好山河
来源: 天津网  作者: 宇浩  编辑:刘颖  2020-12-01 09:56:02

尼格买提 1983年生于新疆乌鲁木齐,央视节目主持人,曾主持《开心辞典》《开门大吉》《星光大道》,2019年担任真人秀综艺《你好生活》制片人、总导演。出版首部个人随笔集《一夜长大》。

 

  内向男孩

  成长为著名主持人

  作为央视知名度最高的男主持人之一,尼格买提以“暖男”形象立足舞台,大家亲切地称他“小尼”。近日,小尼推出筹备三年的首部个人随笔集《一夜长大》,以细腻的笔触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性格内向的男孩成长为央视主持人的故事。因为小尼的好人缘,康辉、朱迅、李思思、月亮姐姐王昊等央视“名嘴”都来助阵新书线上首发会,因工作原因不能互动的撒贝宁也预先录好视频表示祝贺。

  出生于1983年的小尼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父亲是新疆人民出版社主编、翻译家,母亲是配音演员,家庭和睦、欢乐,夫唱妇随,兄友弟恭。小尼从小内向羞涩,害怕当众发言,让他上课举手发言比上天还难。在父母的全力栽培塑造下,小尼从小就学习了唱歌、跳舞、英语、绘画,甚至有“神童”之称。至于想成为主持人,那是高一时他无意中看了何炅的书《快乐如何》,从此确立了职业方向。

  因为在全国青少年主持人大赛中屡获佳绩,小尼免艺考进入中国传媒大学。2006年参加《魅力新搭档》选拔赛,成为《开心辞典》主持人王小丫的搭档。央视人才济济,小尼的信条是“不要跟优秀的人比,而要跟他们学”。凭借过人的口才、邻家小子般亲和又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他开启了一段全新的征程──2013年主持《开门大吉》,2015年与朱迅一起主持《星光大道》,连续六年主持央视春晚,2019年挑战自我,担任真人秀综艺《你好生活》的制片人、总导演,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节目所提倡的新青年生活方式、面对困境的生活态度、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引发了广大观众的共鸣。虽然一肩挑数职很累,但小尼知道这就是成长的代价,脚步永远不会停。

  小尼的人生之路看似顺风顺水,其实在他每一次进步的前后,都聚合了外在机遇、个人努力和他人助力三重力量。在他看来,人生除了出生和死亡,一切都是可选题,抬头看到的,此刻拥有和失去的,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是一切选项的终极融合。你是谁?由你一次次的选择和决定累加而成,毕业时的迷茫、初入职场的焦虑他都有过,恰恰是凭借努力和积累,才一次次抓住了藏在挑战中的机遇。

  通过文字回味生活

  永远保持少年初心

  记者:怎么想到写这本《一夜长大》?

  尼格买提:这本书完全是被出版社逼出来的,没开玩笑。我跟长江新世纪的兄弟姐妹们接触了很长时间,成了好朋友,他们给很多前辈出过书,也想给我出,我说给我10年时间,到那时我才有一点儿资格说可以写东西出书了,现在出书,自己都不好意思,年龄真的还没到,火候还没到。他们告诉我,其实人可以在成长过程中一边前行一边写东西,留下一些痕迹,不然以后那份情怀又不一样了。我听了觉得挺有道理的,我上中学、上大学时也写东西,工作以后好像很难沉下心来写自己的故事或成长心得,不如借这个机会梳理一下,可能对自己也有帮助。人在最单纯或在人生低谷时,是有灵感去书写的,当你的生活逐渐安逸,也会走向平庸,我不想平庸,希望通过文字回味生活,所以就有了这本书。我不希望它被定义为所谓的名人出书,而是一本成长日记,就这么简单。

  记者:书名叫《一夜长大》,您谈谈这种长大的感觉。

  尼格买提:无论在哪个人生阶段,在什么年龄,每个人都走过了无数条路,才走到今天,也经过无数个日夜,才有现在的自己。那天看到撒贝宁给我的推荐,我觉得他特别懂,兄弟之间那种惺惺相惜是特别可贵的。他也非常清楚我这本书书名虽叫《一夜长大》,但我相信每个人的努力,成为现在的自己,绝不是一日之功,一定是经过无数日日夜夜的积累而成的。但是话说回来,在我们经历一些人生的大起大落、大悲大喜的时候,我们会突然发现自己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其实这四个字,每个人读完都会有自己的感受,每个人也可以给自己发问,我们究竟是哪一夜长大的?

  记者:长大后的烦恼是什么?

  尼格买提:就是你再也不能像孩子那样天马行空了,再也不能像童年那样简单地看这个世界,你的目光会变复杂,你的内心会慢慢变成铜墙铁壁,或者说你在内心筑起了一道防线,这是成长的代价。我们无数次希望自己能像孩子一样去看世界,但是太难了。能像小撒那样一直保持少年之心的人屈指可数,人要一边努力长大,还要让自己保有那份少年的初心,真的很难,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做到,我也在努力。

  记者:您的文笔很细腻,怎么练就的?

  尼格买提:可能是受爸妈的影响。从小到大,我关于我爸最深的记忆不是他的脸,而是他的背影。我总能看到他在书房伏案写作的背影,他的书架上摆满了书,每次他们有事出门,我一个人在家,就会走进我爸的书房翻书看,一些不太适合我年龄的书也会看,所以我真是从小闻着书香长大的。对我来说,伏案写字是一种人生常态。

  人生一定要大胆选择

  认真对待任务与挑战

  记者:回望自己的成长之路,有什么心得与大家分享?

  尼格买提:我依然觉得自己没老,还很年轻,所以这也是给自己的启示──永远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但不要觉得任何一次选择就会把你带到唯一的路上。人生没有标准答案,坚持到底,交上一份漂漂亮亮的答卷,就不枉此生。我觉得人生要大胆选择,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自信地走下去。

  记者:当初参加《魅力新搭档》刚刚入选前30名,您却想逃,能说说人生中的那些“逃”吗?

  尼格买提:我觉得我的人生无时无刻不在制定逃跑计划。比如我爸妈逼着我走上了各种各样的舞台,我从小就对舞台有恐惧感。每次登台前的心情,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仿佛能看见自己的心跳加速,胸口仿佛在震动一样,但没有办法,必须得上台,我不能辜负爸妈对我的期待,不能辜负他们要“制造一个幸运儿”的计划。虽然我爸妈成功地改造了我,但我内心里那个自卑腼腆、不敢说话的男孩一直都在。直到现在,当我遇到一些危机和挑战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把它扛下来,而是逃跑。但我又深知自己没办法跑,所以只能把它干完。

  记者:从腼腆羞涩的小孩到口才过人的主持人,能分享一下您的成功经验吗?

  尼格买提:所谓成功的经验,很难说。我身边有很多年轻朋友,总会说想做什么却受到了排挤,这时候我会跟他说,在你觉得自己受到排挤,或者说没有得到你想要的舞台和机会之前,你有没有真的做好自己?有没有让人对你刮目相看?有没有让别人能踏实放心地把机会交给你?我觉得所谓的成功经验,无非就是当你得到一个小小的舞台的时候,你都做到100分,让别人都看见,进而会有更大的舞台、更大的机遇交给你,你再把它完成得漂漂亮亮的,未来会有更多的眼睛看见你。认真完成每一个任务和挑战,千万不要给自己制定过高的目标,也不要觉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千万不要有这种心态。

  所有挑战都暗藏机遇

  所有成功都源自努力

  记者:您有危机意识吗?对自己的事业有何规划?

  尼格买提:我第一次发现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是在2015年主持《中国好歌曲》的时候,感受到主持人在节目中没法发挥自己的功能,产生了危机感。那段时间内心有各种疑问,未来主持人在节目里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很多节目根本没有主持人,照样可以。所以我想,我需要努力寻找自己新的价值。做主持人其实挺被动的,让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所以我去年做了制作人,制作了一档节目《你好生活》,变被动为主动,这也是我主动出击的一方面,所有的挑战都是暗藏机遇的。

  记者:能说说第一次当制片人和总导演的挑战和收获吗?接下来还有什么新节目?

  尼格买提:第一次当制片人和总导演最大的挑战和收获,就是以后再也不想当制片人和总导演了,太累了。你看我聊天还挺放松挺开心的,但是节目一开始,我就得疯狂地接电话、打电话,各个方面、各个环节都有无数问题需要解决,就是四个字──焦头烂额。我经常跟朋友开玩笑说,为了做《你好生活》,我主动放弃了生活,这是真话。节目第一季结束的时候,我许下承诺说不会再有第二季,因为太累,太可怕了。但很奇怪,我又上路了,这可能就是成长的代价,成长就是你的脚步永远不会停下来。

  记者:就个人感受来说,《你好生活》和您过去的节目相比有什么不同?

  尼格买提:它更像我自己,它的舞台在广阔天地间,我通过这个节目不仅看到了祖国的大好山河,更看到了人心的美好。我的那些同事们、前辈们,他们可能是演员、歌手、主持人,来到《你好生活》之后,都心甘情愿地把自己最美好、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那份感触挺让我难忘的。这是在做其他节目时所没有的感觉,我很感谢他们能把心交给我,我也会把一个好节目交给他们。

  记者:做节目的过程中有没有遗憾?

  尼格买提:有很多小遗憾,就觉得这场节目为什么没做更好的功课,为什么没查资料,为什么没跟嘉宾好好再碰一碰。我会有很多这样的瞬间,刺激我下一次更加竭尽全力地做好每一个工作任务、面对每一个小小的挑战。我其实挺怕身边有这么多特别努力的主持人同行朋友的,比如董卿老师、康辉老师、小撒,一旦跟他们合作、跟他们长期在一起工作,会发现这些人怎么就这么努力、怎么就这么拼?跟他们同台,会觉得自己凭什么不努力?你天分有那么好吗?凭什么不向他们看齐?看到董卿姐为了一个字也要去钻研、去查阅大量资料;看到小撒在舞台上貌似风轻云淡但背后做了大量功课;看到康辉哥每天都要做无数案头努力,我觉得,正是因为他们总在我身边,总能看到他们努力的样子,我才要对自己要求更高。我们平常也开玩笑,斗斗嘴,一旦他们觉得你需要他的时候,绝对挺身而出。所以你看这次新书,我也劳驾了康辉、撒贝宁两位哥哥帮我宣传,包括我们录制《你好生活》,他们也倾情出演。我跟康辉哥说,我何德何能得到你们这么多的爱,他说你是不是喝醉了,说这种话?我说没有,我确定我很清醒。我们平时真的不太善于互相表达对彼此的情谊,一表达,他就觉得我喝多了。

  尼格买提口述

  一夜长大后才懂

  父母为我们付出太多

  想象一下,父母对你寄予厚望,因为你带着这个家庭的基因,生来就该开朗,你要学会在人前跳舞,你得随意上台就能来一段脱口秀,你要成为社交的中心,你要时刻获得旁人的注目。这是他们的日常,就像绚烂舞池里的王子与公主,舞会里当仁不让的男女主角。我很不幸,因为活在这样一对父母的羽翼下,虽然只有他们的羽翼下才显得更安全,但他们越是活跃,我就藏得越深。如果童年有阴影,无外乎这个。我与父母像是来自不同星球,他们越发开朗,我就越发低落。常听说一些孩子因为兄弟姐妹比自己优秀而感到自卑,而我,很奇怪,是这样的父母让我“自卑”。他们一定早早发现了问题,便开始了长远的、艰难的改造我的计划。

  父母就是见不得我性格这么自卑或者说软弱,因为他俩都属于极其外向的人,所以很多人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他们亲生的。他们逼着我学各种各样的才艺,唱歌、跳舞、英语、绘画,其实不是为了让我有一技之长,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想改变我的性格,不要那么内向,所以拼命让我学,逼着我走上舞台,参加各种比赛。我那时候内心特别拧巴,因为上台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上台不是奖赏,是对我的惩罚。我那个时候还挺恨我爸妈的,因为他们让我的童年过得很不快乐,我很难受,我永远都是在台上痛苦的状态。但是回过头来,其实应该感谢他们,即便我现在不是主持人,无论做什么职业,总要跟社会打交道,总要有朋友,身边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同事,他们至少让我知道该怎么去和社会、和世界打交道,这是对我最大的改变。

  现在的孩子们学的那些,我小时候基本上都尝试过,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看孩子自己感不感兴趣,以及父母的眼光和眼界,两者结合起来,多多少少是会影响孩子的未来的。父母最重要的事就是先做好自己,把自己的事做漂亮了,孩子自然会受到你的影响。

  改变来自于我上高一的时候。我们有一节读书课,是在学校的阅览室,我记得太清楚了,我那天从书架上随便抽出一本书,就是何炅老师的《快乐如何》,用了一堂课的时间读完了。当时的感觉就是热血沸腾,觉得我的天啊,这不就是我想做的工作吗?这不就是我想要开启的人生吗?所以那时候我突然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我是不是可以成为一个主持人?我小时候也参加过一些节目,在合唱团报幕,但之前从没想过主持人会成为我的职业,我觉得那本书对我影响挺大的,由此我走上了主持人的道路。

  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形成了我的“讨好型人格”。后来在工作中,我会特别留心观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比如同事、朋友之间,我会非常敏感于某个人说出什么话是否会伤害到别人,特别害怕身边人情绪不好或者身边人关系出现裂痕,我会努力去弥补任何裂痕。这可能是家庭带给我的一种特质。

点击天津新闻 触摸天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