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法律武器 保护妇女儿童 正义就在您身边
来源: 天津日报  作者:  编辑:孙畅  2020-12-05 10:34:21

  12月4日是第七个国家宪法日。日前,市委政法委、市妇联联合发布了我市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十大典型案例,涵盖未成年人监护权、婚姻家庭纠纷、困难帮扶、心理疏导等方面,这些案例承载着各职能部门和社会各界对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工作新的时代追求,凝结着每一名承办人的智慧和心血。记者采访梳理了十大案例的基本案情、处理经过和指导意义,以期为妇女儿童依法维权提供指导。

  天津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十大典型案例

  案例1

  遭遇校园欺凌 少女受助重获新生

  案情简介:

  14岁的女孩莫莫是津南区某初中二年级学生。原本性格开朗,成绩优秀。自六年级开始,遭遇校园欺凌近三年。因“打篮球抢风头”“与异性同学交往亲密”,莫莫遭到班内小团体言语贬损,继而被全班及其他年级学生孤立排挤。因担心欺凌者变本加厉,莫莫不敢反抗。长期的欺凌与压力,让莫莫出现睡眠障碍、食欲不振等症状,学习成绩明显下降,并抵触学校。2020年5月,承受不住压力的莫莫将情况告诉姥姥,姥姥转述给其母亲。莫莫母亲多方考虑后到区妇女法律心理帮助中心寻求帮助。

  考虑到校园欺凌的法律后果,本案承办心理咨询师就是否需要法律援助征求了莫莫及其母亲意见,母女以“不想扩大影响”为由婉拒。于是,心理咨询师从了解莫莫的心理状况入手介入咨询治疗。

  莫莫从小在姥姥家长大,缺少来自父母的关爱和理解。尤其是弟弟出生以后,全家注意力都转移到弟弟身上。莫莫内心“反抗和求助是没有用的”想法也源于家庭中。于是,心理咨询师多次与莫莫母亲沟通,引导其重新认识家庭氛围对莫莫成长的影响。经过“双管齐下”的心理咨询工作,父母更加理解和尊重莫莫的想法,让她有了更多的被认同感和归属感。

  案例点评:

  近年来,校园欺凌成为社会热议话题。2018年11月21日起施行的《天津市预防和治理校园欺凌若干规定》规定:“预防和治理校园欺凌应当坚持教育与保护相结合,预防与惩戒相结合,学校、家庭、社会相结合,尊重学生的人格尊严,适应学生身心发展的规律和特点。”

  因此,关注校园欺凌,不仅要关注事件本身,更要关注导致欺凌事件的心理根源。防范校园欺凌不能只局限在校内,而应是学校、家庭、社会三位一体。只有多方力量联动起来,才能降低校园欺凌的发生率,让青少年的校园生活少一份阴霾、多一份阳光。

  案例2

  假借招募童星索要敏感照片 网络猥亵犯落网

  案情简介:

  被告人孙某系某大学学生。2018年8月,孙某为满足性刺激,利用QQ软件在网络上发布各种广告信息,冒充星探,以招募“童星”为由,寻找未成年女孩,以谎称需要测量身体为由,诱骗被害人自行拍摄暴露身体敏感部位的照片、视频等,通过网络供其观看。经被害人报案,孙某于2019年2月被抓获。和平区人民法院判决认为,被告的行为严重侵害儿童人格尊严和心理健康,已构成猥亵儿童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该种通过网络实施的侵害行为与典型的猥亵儿童罪表现形式不同,是否构成犯罪以及是否为猥亵儿童罪需要仔细审查、分析。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具有满足性刺激的犯罪动机;实施的行为同样严重侵害了被害儿童的人格尊严和心理健康,与实际接触儿童身体的猥亵行为具有相同的社会危害性;从被告人的主观恶性来看,所寻找的潜在受害人就是儿童,具有明显的猥亵儿童的犯罪故意,应认定构成猥亵儿童罪。

  案例点评:

  网络猥亵儿童犯罪案件在司法实践中还不多见,本案应属我市首例,如不将该类通过网络实施的侵害行为认定为犯罪,将会纵容此类网络侵害行为的发生。

  通过网络对儿童实施猥亵行为具有隐蔽性,由于未成年人对网络危害性信息的识别能力不足以及性自我保护意识欠缺,更易成为不法分子通过网络实施猥亵行为的侵害对象,应当引起重视。

  案例3

  依法达成离婚协议 妥善化解“加名”纷争

  案情简介:

  刘爷爷、马奶奶于1963年登记结婚。双方共有和平区房屋一处,登记在刘爷爷名下。婚后双方性格不合,夫妻关系僵持近50年,刘爷爷曾三次起诉离婚。2019年11月,马奶奶同意离婚,但担心离婚后刘爷爷不给自己分割夫妻共有房屋的售房款,要求在房屋产权登记上加名字;刘爷爷则担心房屋登记加名后马奶奶又不同意离婚,拒绝先行加名登记。

  2020年7月,刘爷爷起诉至和平区人民法院,和平区吉贤家事人民调解委员会的李律师担任马奶奶的代理律师。在李律师耐心地倾听、适时的劝导下,两位老人终于达成一致,同意加名后离婚,并在财产分割上对马奶奶给予照顾。

  可没想到,开庭时又发生变化。马奶奶突然不同意离婚,说要拖着对方以解心头之恨。刘爷爷一听,情绪也激动起来。面对此种僵局,和平区人民法院家事审判庭主审法官立刻组织开展背对背调解。马奶奶最终又同意了当初协商的方案。李律师亲自陪同二位老人两次前往不动产登记中心办理加名手续及领取房本。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双方自愿离婚,变更产权登记后将该房屋出售,售房款在双方均分的基础上多给付马奶奶10万元。

  案例点评:

  婚姻自由是公民依法享有的权利。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年逾八旬,是社会通常认为不应再有离婚纠纷的年龄,调解员、代理律师及办案法官并非一味劝和,而是在充分了解当事人感情矛盾的基础上,尊重当事人离婚自由,反复做调解工作,为当事人顺利解除婚姻束缚排除障碍。此案也对全社会正视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和婚姻困惑具有指引作用。

  案例4

  “零口供”难逃法网 迷奸犯现出原形

  案情简介:

  2016年,市公安局某区分局接到报案后侦查发现,李某分别与三名女性相亲时,伺机在饮料中投放可致人昏迷的不明物质,致被害人意识不清后劫取财物。一审判决李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区检察院提出抗诉后,该案移送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

  承办人发现,李某被扣押的手机及电脑中存有大量其与多名女性的不雅视频及照片,这些女性均呈现不正常精神状态。在市检察院的技术支持下,提取和分析电子数据;在公安部人脸识别技术专家的指导下,在我市和其他省份确定了十几名被害人的身份;通过女检察官心贴心做工作,多名被害人放下思想包袱陈述了案发经过;通过调查李某社保卡使用记录,获取了李某曾购买精神类药物的确切证据等。

  在完整的证据链支持下,区法院经重新开庭审理,认定李某犯强奸罪、抢劫罪、强制猥亵罪,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案例点评:

  女性在外出约会时,要提高防范意识,特别是第一次与陌生人见面,一般不要到灯光昏暗的地方约会,尽量自己携带或开启饮品,必要时还可以邀请亲戚朋友陪同;遇到危险要及时报警求助,觉得身体不舒服时及时联系家人、朋友,或者请求服务人员帮助,甚至可以做一些夸张的动作引起别人的注意;不幸遭受侵害时,要立即到医院验伤取证。

  案例5

  关爱保护困境儿童 筑牢民政救助底线

  案情简介:

  8岁的小芳是非婚生子女,父亲从未履行过抚养义务;其母王女士患有精神和胰腺等疾病,小芳靠社区居委会、好心的邻居们和二姨的照顾,度过了婴、幼儿时期。

  2020年3月,东丽区开展特殊困难群体解困服务工作时,小芳母女被列入重点访查对象,每日由社区网格员进行入户走访。2020年4月7日,王女士在家中突发急症,社区网格员及时上报并拨打了120,街道、社区迅速将王女士送到医院救治,但王女士因胰腺癌抢救无效去世。

  针对小芳处于事实无人抚养的现状,街道民政部门为小芳申请了基本生活保障。另一方面,区民政部门协同街道、社区与其二姨沟通照料小芳问题。但小芳二姨家庭负担过重,只能短期照料。其父李先生常年居住在外地,从未主动联系。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最大化,决定由小芳住所地居委会起诉,撤销其生父监护人权利。由于小芳从小由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照料最多,对其情况了解,小芳对社区工作人员在情感上也特别依赖,因此,判决社区居民委员会担任小芳的监护人。

  区未成年人保护中心及时与天津市SOS儿童村沟通协调,于7月组织了对小芳的转学面试、体检等托养前期准备工作。于9月送小芳到儿童村生活,受助儿童小芳告别以往吃“百家饭”的生活。SOS儿童村又为小芳找了新家,她将与新妈妈、哥哥和姐姐共同开启新的生活。

  案例点评:

  东丽区“一老一小”走访排查工作,充分发挥了网格员、儿童督导员和儿童主任工作优势。网格员及时发现受助儿童母亲突发疾病,迅速送医救治。多部门协作联动,民政部门发挥好牵头作用,协同司法部门、街道、社区共同开展救助工作,以维护和增进儿童福祉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确保受助儿童的合法权益得到优先和最大化保障。

  案例6

  老人购房反遭起诉 援助律师倾力维权

  案情简介:

  63岁的常阿姨是津南区某镇居民,与丈夫育有一子。丈夫身体不好,家庭条件困难。2012年,儿子准备结婚,常阿姨想在区拆迁整合村购买一套还迁房屋,老两口搬去住,把现有住房留给儿子做婚房。经中间人联系,2012年6月,常阿姨购买了王先生40平方米楼房。2013年9月,常阿姨到村委会选房、领取钥匙,装修入住。一天,常阿姨突然接到法院传票,得知被起诉要求其腾出并返还房屋。无奈之下,常阿姨来到津南区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帮助。

  援助律师经多方调查得知,该还迁平方米数原所有人为该村村民马某(原告)、黄某,二人为夫妻关系。2008年,黄某以马某的名义与第三人王先生签订了《房屋购买合同书》。 由于当时房屋尚未建成,双方无法进行产权转移登记。

  马某之子小马提供了原告马某患有老年痴呆症,该村村委会指定小马为法定监护人的相关材料。小马表示,认可签订拆迁协议、选房及办理还迁手续都是母亲黄某办理的,但父亲从未将房屋出售,也未收到卖房款,母亲黄某擅自转让马某的房屋属于无权处分,常阿姨属无权占有使用该房屋。

  援助律师认为,常阿姨与王先生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另外,在马某一家继承纠纷一案的笔录中,原被告双方均认可黄某的遗产不包括本案诉争之房。从而可以推断,原告对该诉争房屋已经出售他人的事实是明知的,因此,原告主张常阿姨属于无权占有予以返还房屋的诉讼请求,既无事实根据又无法律依据,不应获得支持。

  最终,承办律师的观点获得法庭认可,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常阿姨花费一生积蓄所购买的房屋得以保全。

  案例点评:

  近年来,由于拆迁整合的原因,农村小产权房交易频繁,随之而来的违约现象大量涌现,给买受方带来很多困扰,尤其是那些倾尽毕生积蓄购买房屋的弱势群体,在权益受到侵害时往往无所适从。本案中,津南区法律援助中心通过诉讼的方式,维护了个案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也对净化房屋交易市场、维护市场的诚信和公平起到积极作用。

  案例7

  剥夺监护权 让“不配为父母”者“不得为父母”

  案情简介:

  2004年,刘某与张某登记结婚,婚后生育女儿刘小小。2015年7月,刘某与张某因感情不和,协议离婚,约定刘小小由刘某抚养,张某可以随时探望。2017年7月至2019年12月的放假期间,刘小小在与张某生活时,张某与王某(系张某男友,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经预谋,以利用封建迷信方式为其施法破灾为由,多次诱骗刘小小与王某发生性关系并录制视频,此后二人以公布视频为由强迫刘小小与王某多次发生性关系。案发后,张某与王某均因涉嫌强奸罪被公安宝坻分局依法刑事拘留,并由宝坻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羁押于宝坻区看守所。2020年3月,刘某向宝坻法院请求依法撤销张某对刘小小的监护资格。宝坻检察院支持起诉。

  为避免询问细节对被监护人造成二次伤害,承办法官事先准备好询问方案,同检察机关配合,以缓和的方式一次性询问完毕。最后,通过听取被监护人及其亲属的意见,综合考量其生活实际,2020年4月,宝坻法院依法判决撤销张某监护人资格。

  案例点评:

  对未成年人而言,父母不仅有监护责任,更是精神和情感的寄托。特别是母亲的关爱对女儿身心健康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父母作为监护人应当按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履行监护职责。但是,当出现监护人侵害被监护人利益的情况时,法律规定撤销监护人资格,就显得尤为重要。这既是对监护人行使监护权的监督和制约,也能及时制止侵害行为,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案例8

  多方调解破冰 家庭再现亲情

  案情简介:

  曾女士年幼时父母离异,一直跟随母亲生活,与父亲多年不往来。曾女士与张先生于2008年结婚,婚后双方在西青区某镇购买房屋居住,生活稳定。曾女士的父亲离异后住在市区,现已退休,腿脚行动不便。曾父随着年龄增大,每当看到身边同事家庭和睦场景,内心越来越感到空虚,随即萌生了与女儿和好的想法。曾父多次寻找曾女士,试图能与女儿和解,但是女儿坚决回绝的态度使其无功而返。曾父内心对亲情的渴望越来越强烈,最终向镇妇联寻求帮助。

  镇妇联与镇司法所沟通,将该案件纳入镇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室进行调处。工作人员多次与曾女士预约见面,最终曾女士同意在其工作单位门口面谈。

  当了解到曾女士与张先生婚后夫妻感情稳定,工作人员随即转变调解思路,希望张先生能够在日常生活中向曾女士渗透家庭亲情和法律规定,化解曾女士与曾父之间隔阂多年的坚冰。张先生同意做妻子的思想工作。曾女士渐渐从最初的拒绝见面到态度缓和,直至双方见面沟通。最终,曾父与女儿达成调解,在晚年生活中感受到亲情的温暖。

  案例点评:

  本案是一个典型的家庭纠纷,但又不同于一般的赡养纠纷调解,曾父与女儿之间的矛盾积蓄已深,化冰之旅也必然艰辛。随着工作人员对该家庭情况掌握的深入,不断调整思路,转变调解方式,最终选择合理的调解途径,得到双方当事人的认可,不仅解决了曾父的赡养问题,更是从精神层面为曾父晚年生活提供了亲情支持。

  案例9

  母爱走失 妇联解困

  案情简介:

  2019年12月,戴某带着儿子李某和三个孙子孙女到红桥区妇联上访,原因是30岁的李某与36岁的刘某(河东区人)非婚生育三个子女(2016、2017、2018年出生)。刘某自2019年6月与李某吵架后,离家出走,不知所踪。由于李某与刘某没有夫妻关系,李某多次以失踪为由报警,派出所并未受理。李某于6月底以不抚养子女为由将刘某告上法庭,河东区中级人民法院于9月27日开庭,被告刘某未出席。为了照顾三个孩子,李某经常请假,最终单位与其解除劳动合同。他本人失业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生活陷入困境。戴某年轻时就与丈夫离婚,早已失去联系,她独自一人抚养儿子长大成人,无业,同时患多种疾病。现和自己80多岁的母亲、儿子、三个孙子孙女共同租房居住在河北区。

  妇联干部一方面对李某进行劝导,帮助其振奋精神,一方面了解到三个孩子至今都没有上户口,立即联系派出所民警,为其开通绿色通道,通过亲子鉴定的方式,为三个孩子迅速办理了户口。同时,社区召开联席会议,替李某向街办事处提出低保申请,并通过民主评议的方式,决定增加单亲离异分类救助。

  案例点评:

  非婚生子女理应享有与婚生子女同样的权利。本案特殊之处在于三个孩子的母亲刘某,离家出走后至今无消息,而李某并未与刘某登记结婚,不能向公安机关报案。街道办事处和社区特事特办,不拘泥于政策限制,开通绿色通道,首先为三个孩子上户口,其次为李某和三个孩子以家庭为单位申请了低保,缓解了他们一家人经济上的燃眉之急。

  案例10

  逆行者中的温暖阳光

  案情简介: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有太多的医务工作者值得我们歌颂和学习。今天特别介绍一位王姐,是一名核酸检验员,宝坻区核酸检验从过程到结果都会通过她的手交接。王姐从接到任务就一直工作在第一线,工作强度非常大。王姐曾连续两个月没有回家,吃住在单位,有回家的机会她会让给家里有困难的同事。她不仅要在检验室工作,有时还需要外出去隔离点为确诊人员或进入住宅区为疑似人员进行核酸采集工作,精神长时间高度紧张。而她的丈夫也工作在抗疫一线长期不能回家,正值高中的女儿很少得到父母的关心和照料,王姐对此非常愧疚,经常头痛,注意力无法集中,有时会默默哭泣。通过医务人员心理热线找到了宝坻区妇女法律心理帮助中心的心理咨询师,希望帮助改善状态。

  心理咨询师充分理解到王姐对女儿的愧疚心情和对工作的高度责任感。抓住她内心很冲突、不能释怀这个痛点,用拥抱式的交流方式,建立安全交流环境,引导她慢慢倾诉内心长期压抑的不良情绪。王姐表示,经过心理疏导,思路清晰了,情绪稳定了,感动地说:“她帮助了我,我帮助了别人,这是力量的传递!”更值得高兴的是,王姐与女儿认真长谈了一次,真诚地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女儿也说出了对母亲的敬佩和对母爱的渴望,她们拥抱在一起,流着眼泪激动地笑着,并制定了一家三口的互动方式和行动计划。

  案例点评:

  新冠肺炎疫情突发,极易引发公众心理焦虑、担忧甚至恐慌的情绪。做好心理健康服务以及心理疏导工作,有利于稳定人心,打赢“心理战”。市妇联开设24小时心理咨询热线,为广大一线医务工作者及家属、广大市民疏解心理压力、解除心理危机,用专业的知识和能力,在疫情期间发挥了心理救助稳定剂的作用。

点击天津新闻 触摸天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