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轧死幼子获赔百万 情理法的纠葛
来源: 每日新报  作者: 宋学敏  编辑:付勇钧  2021-10-11 14:40:04

2020年8月,上海的吴先生开车外出办事,没有留意刚满两岁的儿子小吴在车旁玩耍,不慎轧到。小吴经抢救无效死亡。警方出具的《非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载明,吴先生驾驶机动车没有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对事故承担全部责任。事后,吴先生夫妇认为保险公司应负赔偿责任,并起诉到法院。法院经审理认为,保险公司作为肇事车辆的承保人,应按法律及保险合同约定承担赔偿责任。吴先生夫妇作为小吴的父母,有权以赔偿权利人即原告的身份提起诉讼。对超出保险赔偿部分,小吴母亲自愿免除加害方的责任,于法无悖,法院予以准许。因此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付原告11万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按责80%赔付100万元。

一个疏忽,父亲倒车时不慎轧死亲生儿子,一场令人痛悔的惨剧。案情并不复杂,法院判决于法有据,可是,这一案例一经公布,在网络上引起了巨大争议。当爹的把儿子轧死了,反而得了这么大一笔赔偿,让很多人感觉怪怪的,“父亲轧死儿子,负事故全责,然后,母亲免除父亲的责任,然后,两人向保险公司成功索赔100多万……我看不懂,但是我大为震撼。”更多的人则担心这种赔偿会滋生道德风险,有人借此案例恶意骗保,给没有人性的父母打开发财致富之门。“那些亲生父母为10万元卖孩子,看了这判决肠子都悔青了。”“想想那个从楼上把自己女儿和儿子丢下来的人。细思极恐,这会儿那个男的会发现他错了,他应该开车……”其实,关于道德和法律风险,法院判决中提到了:本案中加害人与受害人系父子关系,但经鉴定受害人符合道路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特征,驾驶员非故意造成事故,不存在被保险人骗保等道德、法律风险,保险公司仍应按照保险合同约定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也是,是否涉嫌谋杀骗保,有公安侦查、检察院公诉、法院判决,公众对具体案件当事人不应恶意揣度。须知,该案肇事者是索赔者,但也是有切肤之痛的受害者亲属。情归情,法归法,一码归一码。虽然经济上得到了补偿,但这位父亲恐怕一辈子都有挥之不去的痛。当然,很多人对高达100多万元的赔偿,表达忧虑也符合情理,希望赔偿能够尽量低一些为好。有人举例说,为防止某些丧心病狂的父母杀子骗保,有明确规定:未成年人的身故保险金(即寿险公司理赔金)最高限额是10万元。

至于有人认为应追究吴先生的刑事责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现实中,有类似的案例,被告人因犯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当然,刑期都不长,有的还是缓刑——获得了受害人亲属的谅解。而对于受害人亲属的谅解,在情理法上也是让人纠结的,就如本案中小吴母亲自愿免除加害方的责任,很多人也难以接受一样。然而,还能怎样呢,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点击天津新闻 触摸天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