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栋梁 铭记脱贫的丰功伟绩
来源: 天津网  作者: 何玉新  编辑:刘颖  2022-04-26 10:53:35

季栋梁 生于1963年,宁夏作协副主席,出版有长篇小说《上庄记》《海原书》《深风景》《锦绣记》,短篇小说集《先人种树》《我与世界的距离》,散文集《和木头说话》《人口手》等。

  印象

  向故乡西海固

  表达深沉的爱

  日前,“季栋梁长篇报告文学《西海固笔记》研讨会”在北京出版集团“想心空间”召开。本次研讨会由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北京出版集团联合主办,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掌阅科技承办。邱华栋、何向阳、孟繁华、贺绍俊等作家、评论家在现场共同探讨了这本书的文学价值和社会价值。身在宁夏的季栋梁以视频连线方式参加了研讨会。

  宁夏西海固,因历史上辖西吉、海原、固原三县而得名,与甘肃河西、定西并称“三西”地区。1982年12月,国家启动实施“三西”农业建设扶贫工程,开了中国区域性整体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开发式”扶贫先河。1996年,中央做出推进东西对口协作的战略部署。1997年4月,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福建省对口帮扶宁夏领导小组组长的习近平同志带队到宁夏考察,亲自部署、亲自推动“闽宁对口扶贫协作”这一重要战略决策,其后又三次踏上这片土地。二十多年来,“闽宁对口扶贫协作援宁群体”主动扛起对口帮扶宁夏脱贫攻坚的历史使命,将单向扶贫拓展到两省(区)经济社会建设全方位多层次、全领域广覆盖的深度协作,与宁夏人民一起创造了东西部对口扶贫协作帮扶的“闽宁模式”。西海固地区与全国各地同步迈入了小康社会。

  季栋梁是土生土长的西海固人,对这片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清楚地知道,近半个世纪西海固的历史,就是一部扶贫的历史,是新中国扶贫史的缩影。通过《西海固笔记》这本书,他抒写了这片土地两千多年的沧桑巨变,以及巨变背后的时代缩影和精神嬗变,再现了中国脱贫攻坚伟业的新时代大历史,向故乡表达了庄重的敬意和深沉的爱意。

  在创作过程中,季栋梁深入基层,踩进生活的泥土,选取了吊庄移民、梯田建设、盐池治沙、扬黄灌溉、井窖工程、劳务输出、菌草种植、滩羊银行等脱贫过程中最有代表性的事件,采取原生态的手法,令人信服地反映了西海固地区的巨大变化,记录了大量脱贫攻坚事业中涌现出的时代新人,勾画出他们身上闪耀的时代精神的光芒。

  西海固曾是中国最贫困地区

  扶贫工程关键一项是恢复生态

  记者:您能否具体描述一下西海固的方位和由来?

  季栋梁:许多人认为西海固就是现在的固原市,这并不准确。1949年8月甘肃省平凉地委成立后,设立了由西吉、海原、固原三个县的县委书记组成的“西海固剿匪肃特工作委员会”,“西海固”之名由此产生。作为行政区划的“西海固”出现于1953年10月,甘肃省成立隶属平凉专区的西海固回族自治区,辖西吉、海原、固原三县。1955年11月更名为固原回族自治州,“西海固”作为行政区划名,满打满算仅存在了两年。195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固原回族自治州划归宁夏,增加了原属平凉专区的隆德、泾源两县,组成固原专区行政公署。“西海固”所代表的贫穷,却让这个词像胎记一样植入人们的记忆,成了这片土地响当当的名号,成为人们对一个区域的永久性称谓。

  记者:西海固曾因贫穷而出名,当初这个地方穷到什么程度?

  季栋梁:在网上搜索“西海固”,会自动出来很多提示,比如,“西海固到底有多穷”“中国最贫穷的地区,生存环境难以想象”等,外省市的朋友也经常对我谈及西海固的贫穷。关于西海固的贫穷,历史上有两个定论:一是清朝大臣左宗棠穿越西海固时,看到“赤地千里,十室九空”,在给皇帝的奏折中感叹“苦瘠甲于天下”;二是在1972年,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进入西海固考察,确定了西海固为世界上22个“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西海固的贫穷始终牵动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心,改善这一地区的基本生存条件,加大扶贫攻坚力度,解决这一地区的生存和发展问题,是促进宁夏发展的重中之重。

  记者:造成西海固贫穷的直接原因是什么?扶贫工程又是如何具体解决问题的?

  季栋梁:主要是因为缺水。这里是黄土高原的丘陵地带,山大沟深,十年九旱。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这里每年六七八三个月是雨季,下大暴雨造成山体滑坡,水土流失,那些沟壑就是这样形成的。剩下的月份里又一直干旱,蒸发量很大,地下几乎没有水。我们的扶贫工程,关键一项就是恢复生态,退耕还林、还草,引黄灌溉,封山禁牧,生态移民,以及小流域治水等。小流域治水就是对沟壑进行治理,比方说,这条沟壑一下雨就水土流失,我们就硬化水渠道,做排水,建水库、水坝,把水流引到水库里储存起来。因为自然生态大为改善,对气候也产生了良性影响,降雨量由年均二三百毫米增加到了七八百毫米。

  每年都去西海固采访调研

  积攒了很多当地的故事

  记者:您的大部分作品都和西海固有关,可以看出您对故乡的眷恋。

  季栋梁:刚开始写作时,我和其他西海固作家一样,常会写西海固地区人们生活中经历的种种苦难。那时我的情绪很复杂,这个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地方,也穷了两千多年。当地人的苦,是无论多么勤劳,都不一定能吃上饱饭的苦,而且总感觉这种苦日子没有尽头。孩子年幼时每天就要去放羊、找草、拾粪、喂驴、驮水、推磨,有些粗重的活甚至和他们的年龄不匹配,可是也要干,就为了活着。

  虽然我离开了这片土地,但却从未真正脱离,我每年都会去西海固采访、调研,对西海固扶贫的历史、政策、举措可谓熟稔,也积攒了很多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故事。我深知父老乡亲的迷茫与痛苦、拼搏与挣扎,深知他们的记忆与信仰、梦想与希望。

  记者:写《西海固笔记》时,您做了很多前期采访工作,能否谈谈具体的工作方式?

  季栋梁:纳博科夫曾说过,细节是神圣的。原生态为主的写作需要丰富、真实、鲜活的细节,细节无法臆造和想象出来,需要沉下身去,深入到写作对象的日常生活中,去捕捉,去体验。现实生活远比我们的想象丰富。我独来独往,不联络当地,拒绝安排式的采访,因为那会使很有意思的事变得僵化走样。艰苦的生活肯定也有一些亮色,比如那里的人们普遍比较淳朴,没有过多的物质欲望,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能自娱自乐,在辛苦劳作之余,当地的陇中小调、信天游、花儿都丰富多彩。写作时我尽可能避免使用修辞手法,只是记录与描述。

  记者: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季栋梁:从1982年国家启动“三西(定西、河西、西海固)扶贫”,到2020年摆脱贫困步入小康,这一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是最值得写的地方。我行走在这片土地上,走在一个个故事里,看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真是心潮澎湃。我最大的感受是西海固这些吃过苦的人,不是被动扶贫、被动脱贫,这些年,他们的一个个细胞仿佛被激活了,会去主动创造美好生活,奠定了乡村振兴的精神基石。如今,西海固的农民自信满满,以前外人来了问个啥,村里人不搭理,现在和谁说话都大大方方的。《西海固笔记》是我付出最大耐心与敬意的一部作品,也是我最温情最慰藉乡愁的一部作品,通过“西海固脱贫”,我觉得写出了众志成城的精神与信仰。

  在城市里怀念农村的日子

  写作对我来说是一种慰藉

  记者:作为西海固人,能否谈谈您小时候对当地生活的具体记忆?

  季栋梁:我小时候生活在同心县马高庄村,那里地处偏僻,村里几十户人,没有一个读书人。知识分子上山下乡,村里时不时来几个外人,我感受到他们和村里人的区别,他们爱看书,不爱谝闲传,写得一手好字,红白事记礼写帖、学生们写书皮都找他们,村里人很尊敬他们。村里只有一所学校,教室是一个窑洞。我在上高中之前,除了课本,几乎没读过别的书。因为村上没有什么书,只记得用一个馍从同学手里换来一本《敌后武工队》,前后都撕得缺页了,但也觉得很好看。

  记者:您是如何走上文学之路的,又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季栋梁:我考上固原师专(现宁夏师范大学)以后,学校的阅览室成了我最爱去的地方。四大名著就是那时候读的,印象特别深。《白鹿原》《平凡的世界》《围城》这些书对我产生了巨大影响,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我开始在《十月》《收获》《人民文学》等刊物上发表作品。因为不断有文章发表,有时候一篇稿子能收到五六百元稿费,但即使这样,生活压力还是很大。朋友想拉我去做生意,都被我婉拒了。我干别的不行,只能写作。在城市里生活,反而怀念以前农村单纯的日子,写作对我来说是一种慰藉,不知不觉写了三十多年,积累了好几百万字。

  记者:您如何评价西海固文学?

  季栋梁:上世纪80年代以来,西海固出现了一批作家,严酷的自然条件和封闭保守的人文生态环境,使他们的作品一直带有“苦难叙事”的特质,西海固文学由此诞生,也得到了中国作协的大力支持。在西海固脱贫攻坚的过程中,西海固文学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许多文学评论家对宁夏文学、西海固文学作品给予了很多关注、指导和评价,对我们西海固文学产生了重要影响。

  文学评论家谈《西海固笔记》

  这是西海固的一部“大传”

  小说家担负着抒写时代的责任,季栋梁的写作是一种下沉,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观察治沙、养殖、水窖这样一些日常生活的细部,观察和思考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历程,对于作家来讲,是非凡的经历和阅历,这种姿态让我非常感动。《西海固笔记》是一个作家送给自己家乡的礼物,也是送给这个时代的礼物。

  ──何向阳

  《西海固笔记》的文体很独特,它是报告文学和散文的结合体,内容丰富、厚重。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西海固这个地方的一部“大传”,是关于西海固的史记,是关于西海固的百科全书。季栋梁把自己的经历带进来,让读者产生了一种现场感。作品的文学性也很强,没有太多的数字、材料,都是细节、故事、见闻、亲历亲见,还有作家的观察和思考。所以这部作品是一次有“我”和在场的写作。

  ──白烨

  我觉得《西海固笔记》可以称为“西海固传”。西海固的特点不是自然风光,而是贫穷,自然状况和历史原因是西海固贫穷的根本原因。季栋梁是西海固人,他个人记忆的真实性、生动性是这部作品的一大特点。他写自己童年的饥饿,读来让人感到辛酸,贫困像空气一样在西海固弥漫,覆盖衣食住行,他考取大学时,生产队给他的奖励是一袋200斤的麦子。我小时候也贫困过,但是再贫困也没有过这种苦日子,所以看完这本书之后我觉得,西海固不改变真是不行!作品写出了西海固脱贫攻坚的全过程,这其中既有国家的战略布局,有经济发达省份的支援,也有西海固人艰苦卓绝的奋斗,谱写了一曲脱贫攻坚的颂歌、艰苦奋斗的号歌、共同富裕的凯歌。

  ──孟繁华

  《西海固笔记》这部作品让我特别感动,季栋梁是在为捍卫西海固人的尊严而写作,他写的是西海固精神。这部作品的文学性特别突出,季栋梁在叙事上没有丝毫的做作与矫情,以自己的文学心去发现西海固。这片土地适合生产文学,西海固人只要读过书的,几乎都有文学情结。西海固的文学还体现在语言上,当地民间语言充满生命力,有很深的文化根脉,季栋梁一路采访脱贫工作,一路采摘语言的野果子,让这本书充满了文学的野味儿,又甜又酸又爽。此外,他也担当起了守望乡村文明的职责,可以说这本书充分证明了中国的扶贫对保护乡村文明的重要意义。

  ──贺绍俊

  固原这个地方非常了不起,历史上是兵家必争之地。《史记》写匈奴进入萧关,李广第一次去打仗就是在固原,到唐代,唐高宗在固吉之间设立了六胡州。季栋梁在这部作品中写到了当地的历史,写到了水土被破坏,写到了不同的生存方式,比如游牧和定居的农业,写到了这个地方的战乱。它不仅仅是一部关于脱贫攻坚的作品,也是一部兼顾了历史深度和现实广度的、充满文学性的好作品,给未来的同类题材写作提供了良好的启示和借鉴。

  ──陈福民

点击天津新闻 触摸天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