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化善行变善款 触手可及的公益
来源: 北方网  作者: 日报岳付玉  编辑:孙畅  2022-09-24 11:49:00

  天津北方网讯:金秋九月,是一年一度公益慈善活动成果集中展示之时。一提到公益、慈善,很多人第一感觉,多半是感动中融合着沉重,甚至有几分不能承受之重,或因为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人生的悲苦,或因为囊中羞涩无力去完成善行义举。

  其实,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现如今做公益可以很轻松,您只消动动手指捐出几分几角几元,甚至零资金投入,只要骑单车、步行、购物或答题等等,就能帮到遥远山区的孩子、苦苦支撑的单亲妈妈、艰辛度日的孤寡老人……做好事的门槛越来越低,人人可慈善,随手可公益。

  “小红花”被刷屏了

  “小红花”在微信朋友圈刷屏了。

  天津南开中学高二学生小琳课外时间就一直在收花、捐花,还拉着同学、亲友一起行动。爱好文史的她,去过全国很多博物馆,从中领略到中华文化的丰富与精彩。当她得知很多乡村小朋友甚至一次都没有参观过博物馆时,竟有说不出的感觉。恰好,今年的99公益日有一个公益项目──带400名乡村儿童探索湖北的博物馆。

  99公益日是由腾讯公益联合数百家公益组织、知名企业、明星名人、顶级创意传播机构共同发起的一年一度全民公益活动,2015年以来,已有数亿爱心网友、近7000家爱心企业、3万多家机构共同参与到每年的99公益日,筹集的善款总额超过110亿元。

  小琳关注的乡村儿童参观博物馆项目,以筹集“小红花”的方式落实。当筹集的“小红花”达40万朵的时候,腾讯基金会将启动资助。她二话没说就把自己之前攒的“小红花”全捐了出去,还号召好友一起送“小红花”。

  “‘小红花’究竟是咋回事?怎么获得?”小琳没少为此做“科普”。“小红花”其实是99公益日探索推广的一种创新公益形式。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多个渠道获得“小红花”。比如,捐钱(不管多少)都能得1朵“小红花”,走路捐出6000步也能得1朵。答一道公益方面的题目,同样可以得1朵。参与者随时可以把这些“小红花”送给需要帮助的公益项目。

  为了得到“小红花”,小琳每天都拉着父母走6000步以上,一家人一起参与答题,她也发动了20多个亲友捐“小红花”。截至9月14日20时,“带400名乡村儿童探索湖北的博物馆”项目有52.28万人捐出131.32万朵“小红花”。筹集到的“小红花”已达预定数量,腾讯基金将启动资助!

  在“小红花”等创新玩法的带动下,今年的99公益日让2500个慈善组织的超过1万个公益项目,募集了超过33亿元的公益善款。

  乡村操场的单车

  因为绿色、低碳、便捷,共享单车骑行已成为很多人每天的出行方式之一。您知道吗,您的骑行很可能也在做公益。

  过去1年,全国仅骑行共享单车中的小黄车的用户累计骑行减碳43.65万吨,其中,有502位完成了骑行减碳1吨的“小目标”。这是9月15日美团单车刚发布的年度减碳成绩单。与此同时,生态环境部宣教中心联合美团单车,首次以1吨用户名义捐建的乡村儿童操场在河北省承德市塞罕坝落成。

  9月6日,“95后”大学生顿珠次仁回到家乡西藏昌都甲郎村,为村民建起“云朵操场”事迹登上微博热搜。该操场由2000多条美团共享单车和电单车轮胎回收再利用后建成。

  这是个藏族村,村里人特别爱打篮球,但原来村子里没有篮球场,村委会前面的水泥地就是村民的活动场地。2021年冬天,顿珠花了100元从村民家买来一张桌子,把桌面拆下来当篮板,用铁丝固定在两根木头上,再挂上篮筐,就成了一个篮球架。但风吹雨淋,这种架子不到3个月就坏了。现在美团单车轮胎经过科学处理后“变身”而成的新操场经久耐用又美观,一下子成了甲郎村的“会客厅”,外乡人也专门跑来一起玩耍。

  截至2022年8月31日,美团共建成332座乡村儿童操场,覆盖青海、四川、贵州、江西等11个省区。这背后,是近18万个公益商家、6万多名网友的爱心凝结。

  “剁手党”的小欣慰

  “不知不觉间,本人已参与公益项目118个,带动捐赠43.19元。”家住天津南开区保山道一带的渠女士在亲友群里说。

  作为网购达人,她喜欢给自己家、婆婆家、娘家从网上买各种东西。“同样的商品,如果有‘公益宝贝’标识的,我会优先考虑。”她说,“剁手”的时候心想还能间接做公益,就欣慰很多。

  记者看到,她最近在淘宝上买的一件几十元的腰封,带动卖家捐赠0.12元,捐赠的项目是“新未来高中生助学计划”。她买的一袋润喉糖,带动卖家捐赠0.02元给“牦牛惠民兴村计划”。她买的一个头发夹子,带动卖家捐赠0.1元给“童伴计划关爱留守儿童”……这些商家每一笔捐赠的金额从0.01元到0.13元不等。

  也就是说,消费者在淘宝上每买一件标有“公益宝贝”的东西,商家收到钱后就从中捐出少则1分钱、多则几角钱,投入某个公益项目上,去帮助一位空巢老人或留守儿童或其他需要帮助的人群。

  别小看这一分一毛钱。去年“双11”前夕,阿里巴巴方面透露,“‘公益宝贝’项目从2006年诞生至2021年10月底,淘宝上累计有7亿用户、超过800万商家参与,产生了473亿笔善款,帮扶了4300万人次。在这里,商业逻辑和公益逻辑非但不对立,还相互借力。公益模式从传统的“收入捐”变为“交易捐”,单笔捐赠行为变成汩汩不竭的源头活水。

  事实上,很多在淘宝上购物的消费者都参与了公益项目,有人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在做好事。不信,您在手机淘宝上搜索“公益”,再点开“爱心足迹”,结果很可能出乎您本人意料。

  “公益真探”小乔的天津之行

  公益的生命线是信任和透明。传统公益机构大多缺乏规范化和数字化管理能力,而互联网恰好具备这样的优势。随着数字技术、物联网技术的应用,大众对于善款的使用、项目的追溯可以更快捷地了解,这无疑是互联网带给公益事业的进步。“互联网+”,让公益越来越透明。

  从鄂尔多斯来到渤海之滨

  今年8月16日,大学生小乔从鄂尔多斯来到渤海之滨,开始了她的天津之行。她的身份是“公益真探”。顾名思义,就是实地探究公益项目的真实开展情况。

  她要探访的是天津心羽公益基金会。这是由天津爱心人士胡宗强创立的民间公益组织。走过了10个年头的“心羽”,目前线下有4个公益项目在运行:为大病儿童就医等提供帮扶的“幸福小家”,关爱失独老人的“幸福大院”,以及拇指英雄和智创空间。

  小乔的“真探日记”在微信公众号、知乎等平台都可以看到。她写到:

  和胡老师的聊天中,有些话对我触动很深:“救助不是施舍,是尊重!”“在失独老人眼里,过节是‘躲劫’。”“给予是互相的,帮助他人的同时也在治愈自己。”

  小乔来到了天津一中心医院附近,走进了“心羽”关爱大病儿童的“幸福小家”。她说自己翻阅了近两年的档案,从志愿者培训到服务记录,从“小家”成员入住到参与活动,图文并茂的,都有留档。“这也是我比较认可‘心羽’的一个点。他们在官方公众号已经做到了按周反馈,不管是当周的活动记录,还是财务收支明细,应有尽有。在心羽公益的公众号上,每个月的收支、使用情况都有条分缕析的披露。

  小乔感叹:携幼儿外地求医路上,能有个温馨的“家”,能自己给孩子做口饭吃,能不挤在医院走廊闻着浓浓消毒水味儿,已是最大的幸事。和他们(患儿及其家长)聊天之余,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安心、放松,虽然孩子们胳膊上还有治疗留下的明显淤青,但看着他们自己玩玩具、画画,在地上骑着小车横冲直撞的样子,感到很欣慰。

  9月8日,在心羽公益基金会的视频号直播中,小乔还激动地讲述了她作为公益真探的观察与思考:此行于我,是一次探寻未知的过程,或许先前的我,只是想做一个善良的人,了解之后,才知这一领域有太多太多我的知识盲区,又让我想到了第一天胡宗强老师说的“理智”二字。的确,即便是发于善心,如若未能窥其全貌,断不可贸然作出判定,更不要盲目展开行动。此后的一年时间里,对于“心羽”,我依然会秉持“求知、求真”的心态,继续关注下去。

  小乔是全国首批100位公益真探之一。在今年99公益日前抵达公益项目实地开展探访监督行动。

  捐出去的钱都看得见

  在获得捐赠之后,公益项目到底执行得怎么样?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又该如何评估一个项目的执行成效?这是所有爱心人士的关切,也是公益真探的使命。小乔有幸成为互联网公益史上首批公益真探。

  据统计,今年公益真探们的单程路程总计逾10万公里,南抵海口,西达喀什,北起牡丹江,东至江浙沪。探访的地方也是天南海北,踏足神农架,远涉日喀则,奔赴陇西南,走进黔东南,深入苗、侗、傣、彝、壮、藏等各民族聚居区。

  公益真探们来自各行各业,身份多元,除了深耕于公益领域的社会工作者以外,具有不同知识结构体系的学生、记者、自由职业者、互联网从业人员、编剧、建筑师等也都参与其中,他们个个对公益葆有满腔热忱。

  腾讯公益平台产品负责人刘琴表示,公益真探计划可以链接不同角色参与公益,公益的真成效、真方法、真价值都会在第三方视角的观察审视下得以浮现。“作为一个民间公益组织,如果想要得到社会公众的信任,就必须要做到透明。”

  “我能看到自己捐出去的钱,变成了哪一所乡村学校操场上的哪几块铺设材料。”云南大理民宿、酒店经营者王磊说,由于从小跟爷爷奶奶长大,一直渴望得到父母的关爱。当了爸爸之后,他更加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得到大人的关怀。后来他加入到“乡村儿童操场”公益商家计划,并发现可通过善款追踪系统查看每一个捐赠的拼接地板的去向,觉得很可靠。截至目前,他已累计参与捐赠超700天。

  如何让捐赠人放心,是所有公益组织首先要考虑的问题。美团特意自主研发了善款追踪系统。公益商家和爱心网友可以随时查询捐赠的每一块拼接地板铺设在哪一个操场的第几行、第几列。

  “我的KT366号拼接地板,铺在了毕节市织金县猫场镇幼儿园27行第79列!”来自湖南的刘超在网上留言。

  “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市中建苗族彝族乡中心幼儿园第40行第11列是我捐的。”来自北京的岳大宁掩不住自豪。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每一个捐赠建设的操场旁边,都设有一块捐赠立碑,上面有二维码,扫一扫可以找到这块操场所有捐赠人的名字(或昵称)。

  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元阳县新街镇全福庄幼儿园新操场上的二维码显示,这个操场由1906位爱心用户捐赠。

  能随时随地了解自己的爱心成果,爱心网友做公益的积极性就越来越强。很多喜欢种树的网友,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支付宝,点开蚂蚁森林收能量(或抢好友的能量)。那些能量都是其前一天走路、骑行、扫码支付等产生的减碳对应值。当能量积累到一定数量,就可以选择蚂蚁森林提供的树种去种树了。您在线上种下一棵树,平台那边就会有对应的真树种下。您可以随时点开看自己种下的树所在的位置、编号,甚至可以实地去看它们。天津河西区白女士目前已在武威等地种树8棵。她没少在朋友圈“嘚瑟”。

  民办公益机构公信力存隐患

  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大规模的网络捐助出现,这一年被称作是“互联网公益元年”,此后,各大互联网企业纷纷布局互联网公益。

  互联网平台对中国公益生态带来的最直接的改变,是促进了募资规模的扩大,但捐钱捐物,或许救急效果特显著,而公益的发展更需要长期可持续。也因此,监管必不可少。

  《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规定,慈善组织通过互联网开展公开募捐的,应当在国务院民政部门统一或者指定的慈善信息平台发布募捐信息。记者从民政部官网看到,目前民政部指定的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30家,腾讯、阿里、京东、百度、美团、字节跳动、360公益、小米等皆在其中。

  民政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已帮助公益慈善组织募集资金累计超过350亿元。

  必须看到,互联网公益慈善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面临诸多现实问题需要解决,正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在慈善法执法检查报告中指出的,要看到“互联网衍生的慈善新挑战”。

  不久前,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刘忠祥指出,互联网公益慈善参与者的背景多元,受助者的需求碎片化,“一损俱损”的风险增大,自律和他律更加困难。与此同时,还存在着募捐平台治理机制不够完善,网上个人求助法律定位模糊等问题,都需要认真对待、着力解决。

  不仅如此,借着互联网公益之名诈骗的案例也随之多了起来。

  上个月19日,走进天津心羽公益基金会的“公益真探”小乔,就感叹自己“大开眼界”了。她在“真探日记”中写道:此行对民办公益机构的“公信力”存在的潜在隐患有了新认知。当天下班后,她和心羽公益基金会的伙伴们一起去了就近的公安局报警,因有人伪造公章冒充心羽公益基金会入驻“志愿汇”买卖服务时长。

  早在今年6月,心羽公益基金会就曾遭遇不法分子冒充其名义,通过兼职微信群等网络平台开展“刷单返现”“捐赠返利”“完成任务返现”等活动对不明情况的群众进行诈骗。“心羽”方面第一时间进行了报警处理。没成想仅仅两个月之后,“心羽”又迎来了一次严重损毁其声誉及名誉的事件。小乔感叹:这也不得不让我们敲响警钟,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愿意传递爱心与温暖,力所能及帮助他人,却要面对另一群人的恶意攻击,所谓公益机构的公信力维护之艰难,任重而道远。

  公益行业的透明生态建设、公信力提升,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在2022年中国互联网公益峰会上,中国政府欧洲事务特别代表、联合国前副秘书长吴红波指出,互联网科技的高速发展为中国公益事业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中国互联网与公益事业创造性结合,构建了一个崭新的数字化公益生态。如公益平台上的运动捐步、沙漠植树、网上捐书等创新模式,让公益活动人人触手可及。(津云新闻编辑孙畅)

点击天津新闻 触摸天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