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遗嘱不再是老年人“专利”
来源: 北方网  作者: 日报姜凝  编辑:孙畅  2022-11-05 10:49:00

  市民签字确认

精神评估场景

  天津北方网讯:中华遗嘱库是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与北京阳光老年健康基金会共同发起的公益项目,自2013年3月21日启动,为年满60周岁、家庭财产不超过一套房的市民提供免费遗嘱咨询、登记和保管服务。符合条件的老年人,不仅可以享受免费办理遗嘱咨询、遗嘱登记、遗嘱保管等服务,而且每一份入库的遗嘱还可以通过免费的录音录像、人脸识别、指纹存档、密室登记、专业见证、保密保管、司法备案等程序,来确保遗嘱的效力。

  最近这段时间,中华遗嘱库天津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正忙于迁入位于我市红桥区光荣道与宝康道交口的宝能创业中心新址,以更好地为广大市民提供服务。

  2015年6月,中华遗嘱库进入天津,作为和平区社会组织孵化中心培育的第一批公益项目,持续向社会推广幸福留言理念,推动遗嘱进入家庭,旨在解后顾之忧、传和谐家风。

  中华遗嘱库天津服务中心7年3万市民订遗嘱

  据中华遗嘱库管委会主任陈凯介绍,中华遗嘱库项目至今已走过9个年头,目前已经在全国设立了60多个服务中心,登记保管了23万余份遗嘱,为34万余人提供遗嘱咨询服务。“从数据上看,立遗嘱人不断趋向年轻化,立遗嘱人群平均年龄从77.43岁逐步下降至68.59岁。”

  随着社会发展、遗嘱观念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市民对遗嘱这件事不再避讳,选择到中华遗嘱库订立一份合法有效的遗嘱,用遗嘱这个法律工具来妥善处理个人财产。而且,立遗嘱不再是老年人的“专利”。近些年来,在中华遗嘱库订立遗嘱的群体中,已经出现不少年轻人的身影,且每年呈现增长趋势。据统计,订立遗嘱的年轻人中超过一半的人认为“无法确定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如果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太遗憾。”

  遗嘱登记场景

  “80后”遗嘱保管数量5年间增近13倍

  今年中华遗嘱库首次公布了“00后”遗嘱数据。根据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1年的立遗嘱人群中,“00后”共有223人,近一年增长了14.42%。此外,“90后”订立遗嘱的人数表现出每年稳步上升的趋势:截至2021年年底,“90后”立遗嘱总人数达1204人,比2020年增长了80%。截至2021年12月31日,在中华遗嘱库订立遗嘱的“80后”共有1986人,“80后”的遗嘱保管数量从2017年的73份上涨至2021年的982份,5年间增长近13倍。

  中华遗嘱库天津服务中心数据显示60岁以下市民订立遗嘱

  通过分析发现,与其他年龄段的人群不同的是,“00后”“90后”的遗嘱中处理财产表现更丰富,虚拟财产的纳入和安排成为其突出特征:支付宝、微信、QQ、游戏账号等虚拟财产是“00后”“90后”遗嘱中常见的财产类型。“00后”人群立遗嘱主要处分的财产以银行存款、虚拟财产为主。“90后”的遗嘱中,有71.64%是涉及房产。据了解,该人群中,父母买房挂名在子女名下的现象比较常见,除房产外,父母还会选择将股权挂名在子女的名下。“80后”的遗嘱中,有97.67%是涉及房产,其次为存款。“80后”订立遗嘱的人群中,多是属于家庭内部无纠纷且本人身体健康,订立遗嘱更希望“未雨绸缪”“避免财产下落不明”和“照顾家人”。

  遗嘱宣读场景

  订立遗嘱人群已婚占比达7成

  中华遗嘱库2021年数据显示,订立遗嘱人群婚姻状况以已婚为主,占比达70.7%。中青年立遗嘱人群中未婚、再婚和离异比例相对于60周岁以上人群高出许多,再婚人士比例5年间从8.24%增至10.46%,呈现小幅上升趋势;离异人士比例逐年上升趋势明显,从7.53%上升到11.82%。

  以遗嘱方式处理财产不乏年轻身影

  事例

  今年国庆假期前,刚满30岁的吴女士带着父母一起到中华遗嘱库天津服务中心进行咨询。工作人员与他们沟通后得知,吴女士此行并非帮父母咨询,而是她本人想要订立遗嘱。

  原来,吴女士的父母今年8月将名下的唯一一套住房过户给了她,而她也计划在今年国庆假期与男友领证结婚。吴女士表示,考虑到房子是她父母辛苦打拼买下、现在当作嫁妆过户给她,她不希望自己父母晚年还要为房子的事操心。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万一我发生了意外,他们二老的养老就成了大问题。”吴女士说,她查询资料了解到,如果她意外身亡,而且她名下的财产没有做任何前置的安排,就会变成遗产,她的配偶也可以分到一份。所以,吴女士决定在结婚前,通过订立遗嘱的方式,把房产留给父母继承。

  分析

  “遗嘱事关身后事,也关乎家庭和睦。虽然老年人依然是立遗嘱的‘主力军’,但现在年轻人立遗嘱的增长速度也非常快,不少年轻人的思维比较活跃,愿意接受新鲜事物,不认为立遗嘱是件不好的事。不少‘80后’‘90后’乃至‘00后’选择提前做好遗嘱安排,将名下的房产、存款等留给父母或伴侣。通过遗嘱来做好财产安排,是对所在意、牵挂、关心的人表达爱意的一种体现。这恰恰是一种理性的态度,而且在订立遗嘱的过程中,能重新审视过往和未来的人生。”陈凯认为,年轻人立遗嘱者趋增的情况,体现了青年人勇于接受新生事物的特点,且对遗嘱的作用和意义有着正确的理解,另外,对未来婚姻的风险认知,以及对财产规划有更明确的观念和需求,也促使一部分年轻人提前订立遗嘱。例如上有老、下有小的“80后”,面临家庭、社会等多重压力,家庭关系和利益格局更加多元,也促使这部分人群考虑及早订立遗嘱。

  市民咨询场景

  离婚离异是订立遗嘱“刚需”人群

  事例

  “上周,有位办理完退休手续不久的女士来到我们中心,表示她想要订立遗嘱,给儿子一份保障。”中华遗嘱库天津服务中心主任孟宪文跟记者说,通常已经退休的人来咨询遗嘱,脸上会是较为轻松的神情,但这位女士眉头紧锁、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所以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

  经过沟通,孟宪文了解到,这名刘姓市民今年51岁,现已再婚2年,丈夫比自己小8岁,经营着一家公司。再婚后,刘女士把自己名下一个300多平方米的房子进行了装修,供二人一起生活,刘女士的儿子偶尔回家探望,再婚生活还算和谐美满。

  但当刘女士想要办理退休手续的时候,这个再婚家庭出现了问题。原来,根据相关政策,刘女士是可以延迟退休的,不过她希望及早享受退休生活,所以,不顾再婚丈夫的反对,还是正常办理了退休手续。没过多久,刘女士的再婚丈夫希望她能借他一部分资金,用于他的公司扩张。刘女士和儿子商量后,没有同意这个请求。

  前段时间,刘女士的再婚丈夫突然提出离婚。“刘女士当时拉着我的手,边说边叹气,她认为再婚丈夫当初和自己结婚可能就是想依靠自己获得持续资金支持,后来见愿望落空,也就不再打算维持下去了。”孟宪文说,万幸的是,刘女士具有一定的风险意识,所有财产都已经在再婚前确定好了,再加上有朋友提醒她关注“离婚冷静期立遗嘱”的相关新闻,她担心在办理离婚手续的过程中发生意外情况,所以到中华遗嘱库天津服务中心咨询立遗嘱事宜,希望给儿子做个保障。

  分析

  “从数据看,离异人群是订立遗嘱的‘刚需’人群。”陈凯解释说,家庭情况复杂的人士,为了避免自己的财产损失,选择来咨询、订立遗嘱者比较多,“婚姻状况出问题,家庭财产处置更需要‘预谋’。”

  对于刘女士朋友所提醒的,孟宪文说,根据2021年1月1日实施的民法典的有关规定,两个人需要经过30天的冷静期才能正式办理离婚,“一旦冷静期内有任何一方撤回离婚申请,双方的离婚就显得遥遥无期了。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先来,如果在离婚还没办理完成的情况下,刘女士发生意外,她的再婚丈夫是能够合法继承到她的遗产的。因此不少有与刘女士类似情况的人便会想到来中华遗嘱库立遗嘱,用法律的手段来保护自己的财产,确保财产能按自己的意愿进行分配,惠及到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截至今年7月31日 中华遗嘱库天津服务中心数据

  “安心都护”服务解决独居老人照顾问题

  事例

  “他/她和我非亲非故,却一直很照顾我,我想给他/她留个保障。”工作人员表示,来中华遗嘱库咨询者中,有些人会提出这样的诉求。提出诉求者也表示知道照顾自己的人无法按继承法继承自己的财产,但照顾自己的人一直都待自己如至亲,所以希望给其法律上的保障。

  “这种情况,可以通过订立遗嘱和‘安心都护’服务的方式,确保财产的归属。”孟宪文说,并给记者讲述了中华遗嘱库天津服务中心曾接待过的一对特殊“父子”的故事。

  黄大爷今年70岁,20年前与配偶离异,加之他的父母去世后,兄妹几人就断了来往,黄大爷一直独居生活。今年35岁的小叶住在黄大爷隔壁,两人并无血缘关系,小叶一家多年来都很照顾黄大爷,没有孩子的黄大爷便把小叶当成儿子看待。

  去年,黄大爷因病卧床了1个月,住院和回家休养期间都是小叶在床前照料。住院期间,他们好不容易通过电话联系到了黄大爷的兄妹,但对方只是口头关心而已,一次也没有来探望过,令黄大爷非常失望。

  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又考虑到自己兄妹的态度,黄大爷决定对自己名下的房产提前做好安排,所以特地让小叶陪自己来中华遗嘱库天津服务中心咨询。

  “根据他们的情况,我们中心的工作人员向黄大爷他们介绍了‘安心都护’的服务。”孟宪文告诉记者,“安心都护”也称“意定监护”,即通过协议,由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当事人指定自己信任的人担任监护人,这是一项人身安全性监护计划,旨在协助遗嘱人在健康时先行指定好将来照顾自己的人,确保自己失能后的生活照管、医疗救治、财产管理、维权诉讼和死亡丧葬等事宜。家中有残障子女的父母,也可通过这个计划保障将来子女的生活和安全。截至今年7月31日,中华遗嘱库已成功办理了121例“安心都护”。

  最终,黄大爷他们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中华遗嘱库天津服务中心。临别之际,黄大爷高兴地握住工作人员的手,激动地表示:“如果没有小叶,我都不知道我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还好有你们这项服务,这次完成订立‘意定监护’协议,主要是给小叶一个法律上的保障,让我放下了心头大石。”

  分析

  中华遗嘱库工作人员提醒说,民法典第1158条规定,自然人可以与继承人以外的组织或者个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该组织或者个人承担该自然人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通过签订意定监护+遗赠协议或遗嘱的综合方案方式,可以解决年老照顾问题,“护航”老人生前身后事,合法有效帮助市民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安心养老、幸福养老,在最后的时光里体面度过、有尊严地离去,免双方后顾之忧。

  “通俗地说,黄大爷的法定继承人或者监护人应该是他的兄妹,却无人担任这个角色;好心的邻居小叶能够胜任这个角色,但不具备资格。‘安心都护’的服务可以通过一纸文书把这份权利和义务给予小叶,小叶由此便能光明正大地给黄大爷养老送终,并且不用担心以后黄大爷的家人来为难他。”孟宪文说。

  孟宪文也提醒说,与立遗嘱不同,“安心都护”是双向的,订立双方均需知情同意。与立遗嘱相同的是,“安心都护”可以解除相应的约定,这需根据约定条款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此外,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办理“安心都护”还是遗嘱,一定要在办理者头脑清晰时,找专业机构完成。(津云新闻编辑孙畅)

点击天津新闻 触摸天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