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克隆 那些“爱”真的可以重来?
来源: 天津日报  作者: 韩爱青 赵煜 图片提供 磐吉基因  编辑:付勇钧  2022-11-28 09:35:05

克隆犬“kelly”

2个月大的克隆猫

长大后的克隆藏獒犬

克隆犬“逗逗”

天津北方网讯:前一段时间,“女子花25万元成功克隆去世宠物狗”的消息引起网友关注,也引发了有关宠物克隆是否合法、是否有违伦理道德等问题的讨论。

近几年,“它经济”持续升温。据中国畜牧业协会宠物产业分会指导完成的《2021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调研数据显示:当代养宠主力军以年轻人为主,且高学历、高收入人群居多,有85.1%的宠物主把宠物当作家人,他们更愿意为情感消费。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宠物经济高端消费新“赛道”的宠物克隆市场悄然兴起。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天津已经有公司在开展宠物克隆业务,且订单不断。

宠物克隆究竟是什么?什么人愿意为宠物克隆买单?宠物克隆市场现状如何?其是否为法律所允许?宠物克隆是否面临伦理道德风险……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首先采集宠物微小的皮肤组织,采集的样本要在48小时内送达基因实验室。

技术人员进行体细胞的分离、培养、核移植、克隆胚胎培育、克隆胚胎移植等一系列操作。

克隆出来的宠物要到3月龄时才能交付给客户,从提取细胞到交付,克隆猫需要8个月时间,克隆狗大约需要12个月时间。

这是“复活” 还是“复制”

它仿佛还在身边,从未走远

1 我国并没有禁止商业宠物克隆,宠物克隆并不违法。

2 新型技术基本不会对代孕宠物的身体造成伤害,且避免了传统克隆宠物需要大量供体动物的问题。

3 商业宠物克隆主要是基于宠物主人的感情需要而生,并不违背公序良俗。

正视失去,要学会与生命告别

1 宠物克隆价格不菲,从10万元到30万元不等,且克隆宠物爱生病,寿命不长久。

2 克隆宠物违反伦理道德。要么不成功,要么生一窝,岂能随便克隆。

3 克隆宠物尽管外貌与原宠物相似,但性格与主人的感情不可能完全贴合。

对离世宠物不舍 克隆再续“前缘”

王女士10多年前收养了一只中华田园犬“逗逗”,它最大的特点是有一条“花舌头”,一家人认为这是福气的象征,对它宠爱有加。“逗逗”就像家人一样,陪伴他们度过了很多欢乐时光。后来,“逗逗”罹患慢性肾衰竭去世。王女士自责没有照顾好“逗逗”,心里是又愧疚又遗憾。她的女儿从网上查询到国内的宠物克隆技术发展较为成熟,有不少公司在开展此项业务,建议克隆“逗逗”,再续“前缘”。12个月后,当看到克隆犬的第一眼,王女士哽咽了:“你看它的‘花舌头’,连脚趾也一模一样,不会错,是‘逗逗’回来了……”

“它才5岁啊,还要看着我结婚生子呢,我不能失去它,你们能帮帮我吗?”今年10月,郑小姐出差,将爱宠猫咪“笑笑”交给家里老人帮忙照顾。可老人对宠物的饮食习惯不了解,“笑笑”误食了葡萄,导致急性肾功能衰竭,送医后不治身亡。“笑笑”是妈妈送给郑小姐22岁的生日礼物,寓意她在“笑笑”的陪伴下每天都能笑口常开。“工作很累,也时常有不顺心的时候,但回到家,看到‘笑笑’胖胖的小脸、肉乎乎的小爪子,我用下巴蹭蹭它的大脑袋,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猫咪的离世让家里老人和郑小姐都很自责,他们认为是照顾上的疏忽导致“笑笑”离世。他们了解到宠物克隆技术后,决定让“笑笑”再回来。在宠物克隆专业人员的指导下,郑小姐带着“笑笑”的遗体到宠物医院做细胞采样。经过两周左右的时间,成功分离出活性细胞,可以准备启动克隆了,接到通知的郑小姐激动得说不出话,“太好了,我的‘笑笑’就快要回来了。”

克隆市场升温 相关争议不断

随着我国居民生活水平提升和养宠人群不断扩大,国内宠物行业规模快速扩张。亚宠研究院发布的《宠物行业蓝皮书:2022中国宠物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2021年我国宠物市场高速发展,2021年宠物市场规模达到1500亿元,2022年预计达1706亿元,巨大的市场吸引了众多资本的青睐,使宠物及其周边经济迅速发展,商业化宠物克隆市场也随之升温,国内已有多家生物科技公司在开展此项业务。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宠物克隆价格不菲,从10万元到30万元不等。

位于我市滨海新区的磐吉基因从2014年至今,已经接了近千个宠物克隆的订单。该公司的客户大多是高学历、高收入人群,最大的特点是视宠物为家人,爱宠如命。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动物保护部门、警犬基地等客户。

在网上和电商平台上,有不少生物科技公司在经营宠物克隆业务。一家公司的客服人员告诉记者,前几年宠物克隆价格比较高,基本都是20万元起价,最近价格下来了,现在选择宠物克隆比较合适。比如克隆一只小型犬,五折后的价格是11万元,克隆猫的价格25万元,克隆兔子最贵,38万元。

记者在相关店铺的买家评价中看到,曾有一位买家称成功克隆了一只法国斗牛犬。这些生物科技公司除了克隆宠物,还有一项占比较大的业务,那就是基因存储。在宠物健康的时候采集样本,一旦宠物发生意外离世,而又因遗体保存不当无法提取样本时,就可以用存储的基因来克隆宠物。这项业务的价格为19000元,相比较克隆宠物,这类服务的订单更多。

宠物克隆,一直备受争议。记者在社交平台上看到,对于“你是否会选择宠物克隆”这个问题,大多数网友表示不会。争议的焦点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认为克隆宠物尽管外貌与原宠物相似,但也只是空有一副相似的“皮囊”,宠物性格及与主人的感情不可能完全贴合,“景色依旧,但感情全非”“它永远不会是它了,我只爱它”“跟钱不钱的没关系,克隆出来也不是曾经的它”“爱过就好”……诸如此类的网友评论很多。二是认为克隆宠物寿命不长,“端粒问题不解决,克隆出来的宠物寿命也不长吧”“克隆宠物好像总生病,体质不行” ……三是认为克隆宠物违反伦理道德,“什么克隆,负责代孕的猫咪不停生,生出来不像的小猫咪处理掉,打着不舍的名义做残忍的事情”……

克隆宠物不一定和原来“一模一样”

究竟什么是宠物克隆呢?磐吉基因首席科学家赵明辉博士介绍,克隆技术又称无性繁殖技术,是利用生物技术由无性生殖产生的与原个体有完全相同遗传信息后代的过程。“要想克隆一只宠物,首先要采集宠物微小的皮肤组织,采集的样本要在48小时内送达基因实验室,由技术人员进行体细胞的分离、培养、核移植、克隆胚胎培育、克隆胚胎移植等一系列操作。一般来说,克隆出来的宠物要到3月龄时才能交付给客户,从提取细胞到交付,克隆猫需要8个月时间,克隆狗大约需要12个月时间。”

对“宠物克隆”的三点争议,赵明辉也作出了相应解释。关于克隆宠物像与不像的问题,“从基因水平上来说,克隆宠物更像是不同时间出生的同卵双胞胎,拥有相同的遗传物质,除了长相,性格也会相似,但受到后天生活环境的影响,会有一定差异。”该公司曾经交付给客户一只克隆的博美犬,不仅外形、毛色与客户故去的宠物如出一辙,就连走路的姿势、吃食喜好都与原犬神似,还都喜欢侧着身子上楼梯,宠物主人都感觉很惊诧。另外,受表观遗传学影响,克隆宠物不一定和原来一模一样。例如,有些克隆犬的毛发、条纹和颜色不一定跟供体犬完全一样,达尔马提亚犬是一种周身带着斑点的犬,如果克隆,它身上的斑点位置会不同,这是目前从科学技术的角度难以解决的问题。

至于克隆宠物寿命的问题,赵明辉说:“它们拥有正常的寿命和繁殖后代的能力。根据相关监测数据,它们的健康程度与繁殖能力与非克隆动物没有差异。”例如,世界上第一只克隆犬“Snuppy”于2005年4月24日出生,寿命10岁,甚至超过本体寿命,并拥有超过10只的健康后代。世界上第一只克隆猫“CC”活了18岁才离世,“此前我们克隆的网红猫‘平安’,目前已经一岁半,正常发情,我们已通过征婚方式为其求偶。”

有人认为,克隆宠物其实就是“借腹生子”,从一定意义上讲,有违伦理道德。赵明辉说,该公司与宠物医院合作,在为动物做绝育时取走被割除的卵巢并从中提取卵细胞,避免了传统克隆宠物需要大量供体动物的问题;采用的无创胚胎移植技术基本不会对代孕宠物的身体造成伤害;代孕宠物一生只代孕1次,“通常情况下宠物主会将代孕宠物和克隆体一同带走,如遇到多生出来的克隆体,也会询问主人是否一同带走,如果主人不带走的话我们会安排爱宠人士领养。”

法学专家

暂无法律规范 但要注意规避合同纠纷

我国法律明令禁止克隆技术运用于人类或者人体,如《刑法》规定了“非法植入基因编辑、克隆胚胎罪”,明确将基因编辑、克隆的人类胚胎植入人体或者动物体内,或者将基因编辑、克隆的动物胚胎植入人体内,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那么,宠物克隆是否为法律所允许?天津大学法学院刘海安教授表示,我国并没有禁止商业宠物克隆,宠物克隆并不违法。商业宠物克隆主要是基于宠物主人的感情需要而生,并不违背公序良俗,因此,宠物克隆合同不会因违法或者违背公序良俗而无效。

虽然宠物克隆不违法,但是宠物克隆过程中的纠纷却时有发生。赵女士因爱猫病危,与一家宠物克隆公司签订了一份协议,约定由该公司以爱猫为供体为她克隆一只小猫。赵女士为此支付了服务费、取样费等费用合计近13万元。1年后,克隆公司向赵女士交付了克隆猫,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克隆猫的性别和原来的猫不一样。赵女士将克隆猫带回家后,其一直腹泻,经宠物医生检查是感染了杯状病毒、冠状病毒以及猫支原体感染等,猫还出现了腹水症状,情况较为严重。另外一位梁女士委托一家公司克隆宠物狗,第一次克隆失败,第二次克隆时,该公司未按照双方“每次胚胎移植只能使用一只代孕母体”的约定,私自用了两条代孕母犬,并在未告知她的情况下选择给代孕母犬剖腹生产,克隆出多只狗宝宝。她做不到置这些和自己爱犬有关系的狗狗于不顾,想要全部领养,但机构不愿让她领养,双方为此产生争议。

刘海安教授表示,由于商业宠物克隆技术性强,宠物主人作为消费者掌握的知识和信息有限,因此很可能会在克隆合同签订和履行的过程中产生法律纠纷。克隆公司对克隆流程、克隆效果等影响合同履行的事项有说明义务,尤其是克隆出宠物后是否符合宠物主人期待的诸多细节,以及合理的克隆风险都应当详细说明。对消费者来说,最好找正规、口碑良好的克隆公司,在发现克隆异常或者宠物重病等特殊情况时,应当及时固定证据,以便后续追究克隆公司的违约责任。

刘海安教授认为,目前宠物克隆因为价格高昂,尚不能形成太大规模的市场需求,随着这一项技术逐步完善,当需求增大时,势必需要健全的法律法规来约束。

社会学者

正视失去 才是对爱宠最大的尊重

一直以来,网上一直有一种声音,宠物克隆固然可以减轻主人的“宠物丧失”之痛,但这样做,对主人真的好吗?

“克隆技术虽然可以复制一个动物躯壳体,却不可能让已经逝去的宠物真的起死回生,其价值不过是作为死去宠物的替代品,让‘走不出来’的宠物主人活在回忆里,更加无法自拔。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也许会导致主人更加抑郁。”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小波认为,随着都市生活的方式改变与家庭规模的缩小,核心、丁克、空巢家庭占据社会主流,导致亲属关系减少,人们对宠物的需求与感情投注不断增加,在很多人眼里,宠物早已成为重要的家庭成员,但是因为宠物寿命短于人类,宠物的死亡离世往往带给宠物主人巨大的丧失感,甚至有人因此陷入抑郁。

为了弥补这种情感的空洞,有些人想到了用宠物克隆的方式使自己心爱的宠物重生。但是克隆技术也带来一系列伦理问题,比如,克隆过程会造成宠物的天生缺陷,要获得一只健康的宠物可能要以牺牲好几只缺陷动物为代价。还有“动物代孕妈妈”的问题也值得考虑。主人希望通过克隆技术让自己的爱宠死而复生,但是每一只动物都有自己的个性,哪怕是外表模样和原先那只一模一样,个性也会有差异,所以克隆宠物带来的也是一段新的主人与宠物的关系,而不只是过去版本的复制。

王小波表示,目前已经有人提出处理好“宠物丧失”问题应该成为公共心理健康管理的一项内容。人们应当对那些由于宠物离世而陷入痛苦的人给予理解与情感支持,建立“丧失爱宠”小组,让有相同经历的人一起倾诉、表达思念,逐渐走出悲痛。对那些因宠物死亡而导致身心受伤、出现不适症状的人应当提醒其及时就医,接受专业的心理咨询与治疗,“尊重生命,正视失去,才是对爱宠最大的尊重。”(津云新闻编辑付勇钧)

点击天津新闻 触摸天津生活